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一卷 无爱强欢 第四十九章 把你捧在手心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我有些困了,想要睡觉。”说着,北辰清歌便轻轻闭上了那双敛尽天下灵气的眸子。

    “清歌!”风逸寒心痛地看着怀中脸色苍白如纸的小人,只觉得,若是她不在了,他的生命,便只剩下荒芜了。

    原本以为,自己心中只有苏筱柔,对北辰清歌,不过是刹那的温柔。而且,当初对北辰清歌好,甚至要娶她为妻,也不过是逼苏筱柔出来与自己相认。

    原本这一切,都是自己精心为北辰清歌编织的温柔陷阱,只是没想到,他这个编织陷阱的人,竟然先一步沦陷了。

    “清歌~”风逸寒轻轻拍了拍北辰清歌的小脸,但她却是毫无反应。她,该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啊!”想到北辰清歌可能会永远离开自己,风逸寒顿时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要破裂了。

    原本持在手中的枪,早已不知道情急之下被自己扔在了何处。但现在的风逸寒,即使没有持枪,也没有人敢靠近他,因为,他眸中的火焰,浓烈得几乎要将一切燃尽,他仿佛地狱修罗,要杀尽一切档他道路之人!这种不顾一切的决然,让他的对手,止不住地胆战心惊。

    听到身后林子中窸窣的声音,风逸寒眸中寒光更甚,大步向林中掠去。原本那人在看到北辰清歌受伤后,还在幸灾乐祸,但看到风逸寒向自己这边走来了,顿时吃了一惊。扣动手枪,便打算一枪将风逸寒射死。

    只是,看到风逸寒嗜血的双眸,那人的手竟止不住地颤抖,子弹还未出膛,那人便已经不敢置信地倒在了地上。

    “风逸寒,你,你……”那人又惊又怕地指着风逸寒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戚钰,当初,我就不该留你这条贱命!”风逸寒一把掐住戚钰的脖子,双眼冒火地说道,“你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这世上最惨重的代价!”

    “风逸寒,你这个魔鬼,你杀死了我父亲,还霸占了无双令,杀你一百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戚钰一脸怨恨地看着风逸寒说道。杀父之仇,毕生难忘,他自是知道风逸寒的残忍嗜血,但,想到那不共戴天的仇,他就算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让风逸寒好过。

    “当年,若不是你父亲觊觎我风家的财产,害死了我父母,我又怎会取戚杀那条狗命!”想到年幼时父母惨死的惨状,风逸寒的眼睛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戚杀,害死了他最爱的父母,而现在,戚杀的儿子戚钰,竟然又重伤了他心中在乎的人,他怎会,让戚家好过!想到这里,风逸寒受伤一用力,戚钰便忍不住痛苦地呻吟出声。

    “这无双令,本就是我风家的东西,我去回来,也应该是理所应当的!”

    “风逸寒,你杀了我吧!”戚钰的脸憋得通红,却还是倔强地对着风逸寒说道。他知道风逸寒的狠辣作风,更知道,今天自己是必死无疑,是以,戚钰不再做垂死的挣扎,干脆豁出去算了。

    “杀你,那是自然的事。”风逸寒唇角轻扬,但那微微上扬的弧度,让戚钰忍不住遍体生寒。“但你胆敢伤我的女人,你们整个戚家,都要为你的所作所为陪葬!”

    “风逸寒,你……”戚杀还未说完,双眼一瞪,便不甘心地停止了呼吸。

    风逸寒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手,仿佛,杀死戚杀会沾染自己的双手一般。

    北辰清歌,是他的女人,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谁都不可以伤害她!

    风逸寒从树后面走出来的时候,风子珞他们三人,便已经将所有的敌人解决干净了。看着遍地的尸体,风逸寒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地对着云烈吩咐道,“让你手下的人把这里清理干净!”说着,便大步向北辰清歌躺着的方向走去。

    “清歌,胆敢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风逸寒轻柔地将北辰清歌拥在怀中。“我们回家吧,回家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风逸寒虽是对着北辰清歌说话,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希望,一切都能够好起来,他的清歌,也能够早日醒来。

    看着北辰清歌胸前那一抹耀眼的红,风逸寒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决定。以后,他再也不想让北辰清歌穿白衣了,因为,这白衣,衬得她更是莹白透明,仿佛要从人间蒸发一般。他要她永远留在他身边,活蹦乱跳地留在他身边!

    “清歌,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只要,只要你醒来,我一定会好好疼惜你,把你捧在手心,如珍如宝。”风逸寒小心地为北辰清歌拭去她唇角不小心沾染上的灰尘,眼中的情意,让风子珞他们,亦是忍不住心头一震。

    虽然,我心中真心喜欢的人是筱柔,但我这一生,只会和你一人在一起,因为,你已经是我的妻,我明媒正娶的妻。风逸寒又在心中暗暗加了一句。

    至于苏筱柔,他也定会好好安置她,但再也无法与她再续前缘,虽然还爱,可是,怀中这个女子对他的爱,让他震撼,甚至,让他有些心动。他再也无法狠下心,无视她的情意了。

    只是,他真的能够舍得放下苏筱柔吗?毕竟,那青梅竹马的情意,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看到风逸寒抱着北辰清歌快速地向风氏别墅走去,风子珞也急忙跟在了风逸寒后面。就算是北辰清歌喜欢的人是他的大哥,他也会默默守在她的身边,护她一世安好。很多时候,爱情只是一个人的事情,爱了,便是爱了,覆水难收,就算是明知得不到回应,还是会心甘情愿地万劫不复。

    “看,我说吧,总裁心中其实是有沐雪依的。”云烈看着风逸寒他们远去的身影,一脸得意地看着冷焰说道。

    冷焰只是冷睨了云烈一眼,一句话都未说。

    “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你不觉得我英明睿智,神勇无敌吗?”云烈自恋地对着冷焰说道。虽然现在冷焰只给了他一个冷屁股,但云烈还是很乐意用他的热脸去贴他一下。

    冷焰只是注视着风逸寒抱着北辰清歌渐行渐远的身影,这一次直接彻底无视了云烈的存在。

    感受到自己又被忽视了,云烈心中顿时充满了挫败感。不禁故作捶胸顿足状,顺便对着冷焰抛了个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媚眼,怪声怪气地说道,“小焰焰,你怎么不理人家,人家的小心脏,都快要碎了。”

    冷焰对云烈这一招,早就有了抵抗力,是以,只是酷酷地摆着一张冷脸,继续无视云烈的存在。

    “小焰焰!”云烈气得直跺脚,“你是不是非要让我喊你亲爱的小焰焰你才打算理我啊!”说着,云烈屁股一扭,顺便蹭了冷焰一下。

    虽然冷焰对这些已是见怪不怪,但被云烈穿着西服裤的屁股蹭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闪一边去,没空陪你瞎贫!”冷焰淡淡地瞥了一眼云烈。这人,莫非自娱自乐上瘾了?

    “小焰焰,你对人家好凶啊,人家伤心死了。”说着,云烈便眨巴眨巴那双电力十足的俊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冷焰,希望能够博得冷焰的一丝关怀。

    云烈正打算继续自娱自乐下去,一只手,便紧紧握住了他的脚踝。

    云烈低头一看,竟然是被他打死的一个人。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干吗又要握住自己的脚踝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诈尸?想到这里,云烈便打算再给那人补上一脚,让他死得更彻底一些,连尸都诈不了。

    只是,他的脚还未落下,便被那人的一句话彻底惊呆了。高高抬起的脚,竟然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忘记了放下。

    “我要被你恶心死了~”那人有气无力地看着云烈说了一句,手,便放开了云烈的脚踝。原本,他好像已经魂归西天了,但刚才云烈的动作加上话语,却又将他恶心得醒了过来。想不到,恶心,竟然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什么?这人竟然说差点被他恶心死了?云烈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小恶心,但也不至于把人恶心死吧?

    心中带着一丝闷气,再加上想要证实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恶心死人的本事,云烈笑得媚若春花,风情万种地对着躺在地上的那人抛了个媚眼,顺便扭了扭屁股,嗲声嗲气地说道,“你真的好狠心那,竟然说人家恶心,人家不理你了。”说着,煞有介事地跺了跺脚,屁股一扭,便转过了头去。

    欣赏了云烈的表演之后,那人无力地干呕了几下,眼睛一翻,便彻底地死了过去。

    只是,那人死得有点很不英勇,到了阴曹地府,总不能告诉阎王爷说自己最终是被恶心死的吧?

    “哇,你该不会真的被我恶心死了吧?”踢了那人一下,感受到那人没有反应,云烈不禁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恶心的人到处可见,但是,能够真的把人恶心死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云烈,就真的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小焰焰,你看,我真的好厉害呢,这个人竟然被我恶心死了!”云烈开心得几乎要跳起舞来,他的恶心功夫,真的可以独步天下了。

    “你再这样继续下去,我也要被你恶心死了。”冷焰无奈地瞪了云烈一眼,明明是一个帅锅,为什么非要以恶心别人为乐呢?莫非,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特别嗜好?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