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都市伪仙正文 第五百五一节 你惹祸了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高档小区的保安措施很严格,出入需要门禁卡。炎热的夏天,再加上酒精的催动效果,谢浩然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热的有些难受。他索性脱掉外衣,穿着里面的短袖T恤,拿出钥匙包,仔细翻找着装在里面的门禁卡。

    单元门位置的灯光不是很亮,他醉眼惺忪的看不太清楚。站在那里好几分钟,也没能找到需要的卡片。谢浩然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凝神运力,打算把喝进肚子的那些汾酒用灵能逼出来。

    修士和普通人一样,喝多也会醉。

    身后传来高跟鞋踩着砖石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声音在谢浩然身后消失,听起来应该是来人在那个位置停下脚步。谢浩然本能地转过身,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站在自己后面。

    她二十来岁的年纪,五官精致,身材偏瘦,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荷花边领口的衬衫,衣服袖子是透明款式,字裙很短,敞开的边缘很是蓬松,露出一双尺度惊人的长腿。

    她抬手拨弄了一下黑色披肩长发,手指随即转到鼻孔前,那张很好看的面孔顿时皱了起来,朝着谢浩然侧面退了半步,问:“怎么,你没有门禁卡吗?”

    她说话的声音明显是控制着呼吸。这让谢浩然觉得尴尬。酒喝多了就会散发出一股馊臭,也难怪这女刚走过来就忙着后退。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他连忙回答:“有,只是这儿的光线不好,一下子找不到了。”

    那女的看了他一眼,也许觉得谢浩然不像个坏人,也不符合潜入小区作案的盗贼形象,她打开自己的手提袋,拿出一张门禁卡,在谢浩然面前晃了晃:“还是让我来吧!”

    这里的楼层不高,电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个摆设。平时谢浩然都是走着楼梯上去,今天却只想着赶紧回到家里,放开热水好好泡个澡。他按开电梯门走了进去,那女显然也想搭乘电梯,只是站在那里犹豫片刻,还是转身踏上台阶,走了楼梯。

    谁都不喜欢与醉鬼呆在一起。古话说得好,“天子尚避醉鬼,何况俗人乎。”

    走出电梯,谢浩然站在三零一居室门前,掏出钥匙包,继续着在楼下同样的寻找动作。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无奈与挫败感,也想好了以后绝对不会喝这么多的酒。

    清脆的高跟鞋声再次传入耳中,那女人从楼下走上来,看到站在三零一门前的谢浩然,不由得怔住了:“咦,你住这儿?”

    谢浩然手里拿着钥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尴尬地点点头,随口应道:“嗯,刚买了不久。”

    “我就住你对面。”那女人走到三零二门口,从手袋里拿出钥匙晃了晃,插入锁眼转动,冲着谢浩然礼节式地笑笑,什么也没说,走了进去。

    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谢浩然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一边走路一边脱着衣服,就这样进了浴室,拧开开关……此时此刻,除了洗澡,他实在没有半点多余的想法和欲望。

    ……

    清晨,太阳经过一夜的黑暗压制,再次释放出光明与温度。

    宿醉的人醒来,整个身体都是软的。

    坐在床上,凝神运功,连续吐纳了七个周天,灵能从丹田缓缓流出,修复着被酒精摧残的经络与肌肉,谢浩然才觉得自己终于清醒了,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不再是昨天晚上浑浑噩噩的样子。

    冲了个冷水澡,把夜晚身上的积汗洗掉,打开衣柜,挑了一套轻薄透气的休闲装穿上。他站在镜子面前抹着护肤霜,仔细打量着自己的投影。

    镜子里有一个朝气勃发的年轻人。短短的头发显得很精神,淡青色细条纹衬衫是贺明明买的,与暗金色的长裤很配。膨胀的胸肌从衣服下面挺出来,在胸前隆起两块代表着力量的形状。宽阔的肩膀将上衣横度拉直,就像一条标准的粗线条贯穿左右。腰部的线条收缩不是那么突然,可以明显看出与肩膀和胸口之间的倾斜弧度。黑色皮带宽度超过五厘米,释放出专属于男性的特殊魅力。

    即便是专业模特,恐怕也不一定会有如此充满力量与美感的身材。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谢浩然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早餐可以在路上解决。他今天兴致很高,想要早点儿去学校。

    ……

    美术学院教学楼展厅。方玉德站在一号房间的墙壁前面,双臂交叉抱拢在胸前,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现在时间还早,学生们都在食堂吃早餐,没人过来。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方玉德觉得心里简直充满了怒火。

    挂在墙上的画已经换过,就是徐连伟的那几幅作品。

    直到现在,方玉德脑子里还在想着昨天下午周佳把自己叫到她办公室里说的那些话。

    “小方啊!我叫你来,是有个事情想跟你说一声。你班上那个叫做谢浩然的学生,他的那组油画,还有那张《拉奥孔》素描,被我一个开画廊的朋友看中,已经买下来了。”

    当时方玉德根本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佳资格比他老,也是油画系里知名度很高的副教授,方玉德压根儿就没把事情往坏处想。等到反应过来,他才觉得无比震惊:“周教授,你说什么?你把谢浩然的那几张画给卖了?”

    周佳对此并不在意。她点点头,布满鱼尾纹的眼角透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我这个朋友是意大利人,他的画廊知名度很高。小方你班上学生的作品能够被他看中,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那个……对方已经把买画的款子打过来了,你回头遇到这个学生,就告诉他一声,让他到这里拿钱。”

    这不是方玉德关心的重点。他皱起眉头,下意识地问:“钱已经付了?那画呢?”

    “画已经被我朋友拿走了。”周佳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忙着赶下午的飞机,我当时找你也没找着……对了,你那个时候陪着系主任他们,中午你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我就找了货运公司,把那些画打包办了托运手续。”

    方玉德急了:“周教授,这么大的事情,你至少给我打个电话啊!”

    “这算什么大事儿啊?”周佳有些不太高兴:“不就是帮着学生卖几张画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美术学院的学生一向都提倡搞“自力更生”,学美术花钱本来就多,能够在学院里卖几张画,帮着做点儿雕塑什么的,也能给他们自己一些补贴,给学生家里减轻经济负担。那么多年了,咱们不是一直都这么做的嘛!”

    方玉德眉头皱得更深了,事情来得很突然,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思考片刻,他摇着头道:“周教授,谢浩然不是普通的学生,你最好让你朋友赶紧把画送回来。”

    周佳眼中目光一冷:“为什么?”

    “因为谢浩然的画是不卖的。”方玉德解释道:“他的那张《拉奥孔》素描我上次就问过,他不愿意给学院里收藏,也明确表示不愿意出售。”

    周佳发出讥讽的笑声:“别开玩笑了,在美术学院这么多年,我还没见过哪个学生说是画出来的作品不愿意卖,要自己留着。现在物价这么高,一张画能够卖上几千块钱,对他们来说足以解决很多问题。”

    “谢浩然不一样。”方玉德压低声音,耐着性子解释道:“他不是学生,他是来咱们美术学院进修的研究员。”

    周佳愣住了:“研究员?”

    方玉德点点头:“他还是国画系苏恒联苏教授的徒弟。不是学生,是正式拜过师的那种。就像周嘉林,谢浩然可是管他叫“师兄”的。”

    周佳微微张开嘴唇,眼镜背后释放出来的目光有些凝滞。

    这简直就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消息。

    “苏老的徒弟?”她盯着方玉德,加重了语气:“你确定?”

    方玉德不断搓着手:“当初谢浩然来我班上的时候,就是苏老介绍的。主要是考虑到在学生中间的影响,就没有公开说他是研究员。周教授,我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你要是不相信,打个电话问问苏老就知道了。”

    他说得是如此笃定,不由得周佳不信。

    最初的惊慌渐渐消失,沉稳与冷静重新回到了周佳身上。她慢慢做了个深呼吸,思考了很久,慢慢地说:“小方,卖出去的画是肯定拿不回来了。何况我那个朋友现在已经上了飞机,电话也打不通。这样吧,你遇到那个叫做谢浩然的学生……哦,应该是研究员,你就跟他说一声,让他过来找我。这件事情我来解决,我来跟他说。”

    事已至此,方玉德发现自己说再多也没用。他暗自叹了口气,点点头:“好吧!等我见到他,我会转告的。”

    停顿了一下,方玉德忽然想到另外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周教授,你把谢浩然的那些画卖了多少钱?”(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都市伪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都市伪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伪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