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斩龙正文 第0280章 喉舌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穆巧灵白天在城西的学堂上课学习,听人说穆思年来了,下课后连忙跑过来看望。爷孙俩一见面,穆巧灵就甜甜的喊一声‘爷爷’。穆思年笑的眉毛弯弯,喜气洋洋。他对这孙女可是万分的喜爱。

    “灵儿在抚顺过的可好?”穆老头在医院刚刚惊叹完,被孙女拉着坐下。他随身带着个小包袱,打开后从里头摸出一两左右的碎银子朝穆巧灵手里塞,“你年岁尚小却已成婚,想来一年内便会怀孕生子。不要痛惜银钱,多多吃点肉食补补身子。”

    穆思年这次来抚顺,一则心里有一件大事,剩下的大半原因就是为了给自己孙女送点银钱。他看着孙女从小长大,从未离开过自己视线。这孩子长大突然嫁人跟着夫婿走了,他心里牵肠挂肚,实在放心不下。尤其是担心女子生产这道鬼门关,......。

    知道爷爷心疼自己,穆巧灵眼睛里冒出泪花。她把裹着碎银子的小包朝回推,穆思年当即怒道:“拿着,拿去买几只鸡好好补补身子。你马上就要当妈的人了,一定要把身子调养好。高大牛那小子孤身一人,也没个婆婆照顾你,你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说着穆思年大滴大滴的掉眼泪,五六十的人了,须发皆白,却忍不住哭了起来。穆巧灵也心中一酸,她现今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娃娃,眉目间还稚嫩的很,离家之后也甚是牵挂。可她还是把银钱推回去说道:“爷爷,你不用担心。灵儿能照顾自己,我有钱的。”

    “你能有什么钱?”穆思年怒道:“高大牛就是个穷兵汉,想来也是没钱的。”

    “爷爷你可想错了。”穆巧灵噗嗤一笑,她干脆把穆思年拉起来说道:“正晌午了,想必爷爷也还没吃饭,一起跟我去食堂吧。”

    “什么食堂?现在吃饭?”穆老头可还过着一天两餐的日子,中午是不吃饭的。

    穆巧灵来抚顺也没多久,却已经被这里的三餐制给征服了。她私下跟高大牛说笑过‘就凭这里一天吃三顿,铁了心也要留下吃个饱。’

    “爷爷你尽管跟我来,我们这里中午也吃饭的。有专门的食堂弄伙食,饭菜可好了,还便宜。”穆巧灵跟献宝似的,拉着穆思年就走。穆思年一把年纪跑不快,却觉着孙女心绪极佳,他也跟着开心大笑。

    到了食堂,穆思年看什么都新鲜。他只见过一窝蜂上的情形,光是排队这事就闻所未闻。这排成一条队列缓缓而进的架势让他不禁发感慨道:“这算的是军法治家吧,衣食住行皆有规矩,井然有序。”

    看到前头菜肴飘香,穆思年就向孙女低声问道:“这食堂是怎么办的?可有什么讲究?”

    穆巧灵说道:“东家雇了厨子,确认身体健康后按照规定的卫生条件和菜谱做饭。东家自己也经常在这里吃,他经常跑进后厨去检查干不干净。一旦被他发现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

    穆思年打断道:“他就要骂人,对不对?”

    穆巧灵却摇头道:“不,东家一开始不骂人。他会气得半死的让人写规范,要求食堂的厨子背下来按规范做。只有不遵从规范,他才会骂人,甚至会杀人。”

    “令出有范,约法为规。嘶......。”穆思年惊讶的很,他有怀疑的问道:“若是有人作奸犯科。比如这食堂之中油水颇多,米多米少,菜价高低,可以动手脚的地方太多了。”

    “没那么容易。”穆巧灵却摇头道:“采购之事另外有人管,食堂只管做饭菜。至于克扣则在所难免,可也得避开监察司的人。之前东家离开一月有余,回来后发现诸多贪腐之事,他直接就吊死了好些人。”

    “吊死人?官府不管?”穆思年更加惊讶。

    穆巧灵却嗤鼻道:“官府?他们早就不管了。爷爷刚来,尚不知昨天城中出了大变故。抚顺游击李永芳不知发了什么癔症,竟然把东家引为亲信。

    中军官赵一鹤大人剿匪身死,守备王命印称病在家。城中大小事务已经落在我们东家手里。这事一夜间传遍全城,无人不为之骇然。”

    “原来如此。”穆思年微微点头,“周东家手段够狠,背后定然有蹊跷。有心之人只怕是要蠢蠢欲动。”

    “那还用说。如今东家霸气已成,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城中再无人胆敢呱噪,好些捕头干脆辞了差事,逃出抚顺。就算不逃的也往往闭门不出,生怕惹上麻烦。”穆巧灵说着话,已经来到打饭的窗口。她只扫了一眼菜盘就尖叫道:“爷爷,今天竟然有烤鸡。”

    烤鸡个头不大,却要价值一钱五分银子的菜票,寻常人根本吃不起。穆巧灵却兴奋的连买两只。穆思年忙说一只就够,可穆巧灵却说‘肉菜难得,多买一只拿回去给大牛’。

    买了两只烤鸡,爷孙俩又要两大碗肉酱面。面粉精贵,同样是平常人吃不起。可面条筋道,肉酱喷香,穆思年吃的胃口大开,满头是汗。再加上一只烤鸡,他更是难得觉着吃撑了,口中连连感慨道:“太奢侈,太奢侈,年节时也难得这么吃。创业艰难,理当节俭哪。”

    在环顾食堂周围,虽然少有人像穆巧灵这样大口吃肉,可所有人碗里都盛的满满。哪怕是吃最便宜的红薯杂粮饭,吃饱是绝对没问题的。吃完饭还有不要钱的面汤提供,穆思年喝过后发现又浓又稠,还加了不少蔬菜油水,实在难得。

    穆思年颇为感慨,也不知道这是抚顺城里生活好,还是周青峰这里生活好。他看穆巧灵吐的鸡骨头上还挂这几根肉丝,便又捡起来挑着吃掉。穆巧灵当即脸红,诺诺说道:“爷爷,我在东家这里也是有活干的,每个月有二两银子的薪酬。”

    “一个月二两?”穆思年惊讶的很,“你给东家做什么活?”

    “孙女白天在学堂学习,晚上去给东家的手下上课,教那些大头兵识字。再则,东家说我是军属,每个月还有额外的饭票和菜票。所以......。”穆巧灵脸皮薄,又一向敬畏穆思年。她看着被爷爷啃的精光的鸡骨头,不敢再说下去了。

    穆思年看看鸡骨头,又看看周围一同吃饭的人,轻叹说道:“嗯......,你竟然能给人当个女先生,也是要脸面的人。爷爷不能给你丢脸。不过勤俭持家是个美德,哪怕过上好日子也不能忘记。”他顿了顿算是放过这个话题,又问道:“你说你白天去学堂?”

    穆巧灵正被穆思年说的脸蛋通红,听着换话题后连忙点头道:“东家办的学堂。”

    “学《女四书》么?”

    “不是。”

    “四书五经?”

    “也不是。”

    “那是什么?”

    “东家自己编的课本,语文最简单,数学难些,自然最有意思。”

    “哦.....,都是城中的大家闺秀一起上学吧?”

    “倒不是,男女都有。”

    “啊......?和你一般年纪的男女都有?”

    “是,都有。”

    “这成何体统?我听城中书生说什么‘男女同堂’,还以为只是无中生有的造谣,原来确有其事?”

    穆思年忽然拍桌子发怒了,食堂里吃饭的众人纷纷看过来。穆巧灵又尴尬的要死,却还是努力争辩道:“东家说,男女本平等,当坦坦荡荡,大大方方。”

    “可你都成家了。”穆思年压低声音,又愁又怒。“你成家就应该守着妇道,当个女先生已经容易惹人闲话,男女同学更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你男人会不高兴的。”

    “那倒不会。”听到最后这句,穆巧灵反而抬起了头,“大牛他什么都听东家的,他觉着东家说的就是有道理。至于什么说闲话,戳脊梁骨的,这里的人没这个胆子。我是军属,谁敢说我闲话,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穆巧灵最后这声说的声音颇大,得意的很。食堂里不少人闻声看过来,目光中倒也自然。没谁交头接耳,低声窃笑。

    穆思年反而觉着怪异。妇人抛头露面的事在别处很容易惹来麻烦,这世间从来少不了喜欢背后诋毁的舌头。地痞流氓之类总是欺负无依无靠的女人家,还有街头巷尾的长舌妇人总爱咒骂嗤笑。穆老头还是忧心说道:“流言蜚语最是伤人,还是要小心为好。”

    穆巧灵却是真不在乎,笑嘻嘻的说道:“爷爷给孙女找了个敢打敢杀的男人,有他护着,谁也伤不了我。我倒是觉着这里日子宽松,过的自由自在。相比在家这不许,那不许的,这里痛快的很。”

    穆思年来抚顺时就担心自家孙女日子过的不好,可来了之后却发现她活泼的像只离笼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到处乱飞,是再也不肯回到笼子里去了。他不禁有些颓然,觉着自己来了也是无用,反而是个累赘。

    “我早看出你那年少的东家是个干大事的人,可他干的这些事还是超出爷爷日夜所想。爷爷来的时候还觉着自己能向你东家献言献策,辅佐一二,说不定还能成就一番大事。可现在看来,你东家所作所为件件精妙,件件实用。倒是我想的事都显得老旧迂腐。”

    穆巧灵闻言却是眼睛一亮,低声问道:“爷爷可愿意到东家手下做事?”

    “我能做什么?我就是个乡下腐儒,穷酸书生。”穆思年得承认自己根本跟不上周青峰的想法,摸不着对方的套路。

    可穆巧灵却笑道:“爷爷笔头厉害,能写会画,正好去应聘行政司宣传科的科长,做我们东家的喉舌。”

    “喉舌?”穆思年还真是诧异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斩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斩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斩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