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一十二章暴走的Berserker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Servant隐身变成灵体之后,魔力的消耗可以达到最低的限度。

    就算是这样,雁夜有时也会感到心跳加剧和眩晕。

    可是,Berserker实体化给雁夜带来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

    雁夜体内的异物被唤醒,开始蠕动,并侵食他的肉体,倾轧他的骨头。雁夜体内的假性魔术循环刻印虫,无所顾及地吸取他所能提供的最大限度的魔力,供给Berserker。

    此时用痛苦形容雁夜的感觉还不够彻底,身体被别的生物所侵食,魔力被掠夺——活着却被蚕食的激烈疼痛,使雁夜感到恐怖和毛骨悚然,又成倍激增。

    “呜……。唔……!!”.

    隐身在黑暗之中的雁夜拼命地忍住了哀叫,并不停地挠前胸以及喉咙,雁夜皮肤裂开,渗血的同时,两手的指甲也在啪啦啪啦地剥落。

    更加悲惨的事情是,Berserker职阶所要求的魔力比别的Servant要高得多,脏砚逼迫雁夜让Servant狂化,是老练狠毒的魔术师才具有的变态嗜好。

    虫子在啃噬雁夜的背骨,虫子融入了雁夜的神经。蚕食雁夜的无数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虫子……

    “啊……”雁夜在无法忍受之际发出的哀叫,也仅仅是轻轻的呻吟,激烈的疼痛在喉咙处跑了出来。雁夜一边啜泣,一边忍受着体内无数只发狂的虫子的蹂躏。

    在大街上展开的Archer和Berserker的攻防战,雁夜已经无力监视了。虽然渐渐地疼痛平静了下来,但雁夜还是无法迅速恢复把握战况的思考力。

    “……哈……哈……”

    雁夜用剧烈的呼吸镇压残留的痛苦.一边再次借用魔力的视野观察战场,已经不见踪影。战斗进入了短暂的停顿。

    Archer并不是被打倒了,恐怕是时臣意识到战事对Archer不利,让他撤退了。

    雁夜的Berserker在看起来具有压倒性魔力的黄金Archer面前,没有丝毫的让步。远坂经过代代人的血统磨练的魔术,雁夜在短短一年之间匆忙修炼成行的魔术,两者是势均力敌的对抗。

    “……哼、哈哈……”

    憔悴的雁夜,浑身无力的雁夜,发出了冷冷的干笑。

    我做到了,终于让那个高傲的魔术师,让那个经常看不起像我雁夜这样常人的魔术师同仁,丢了丑,在全世界人面前出了大丑,雁夜的心中不住地嘲笑时臣和脏砚。

    我不是丧家之犬。我不会再让别人叫我蝼蚁之辈等等。我可以跟你们战斗,让你们害怕、恐惧……

    今夜的战斗到此可以结束了。宿敌Archer现在已经撤退了,雁夜已经没有理由忍受痛苦再战了。其他的Servant就任他们互相厮杀去好了。

    就在雁夜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Berserker锁定了下一个目标Saber,开始向Saber突进。此时最狼狈的就是雁夜本人了。

    “住手……回来!回来Berserker!”

    雁夜呼喊着Berserker,传递着他的担心和焦虑。如此简单的指示,从雁夜所站的位置发出可以很容易的传到Berserker那里,但是黑骑士没有任何反映,不动声色。反而因Berserker的兴奋产生的对魔力的需求,又激起了刚刚有所平静的刻印虫,刻印虫再次痛击着雁夜的身体。

    “Berserker!给我住手!”

    过于痛苦,雁夜的声音已经近乎是大声叫喊。必须使用咒令,现在已经不允许雁夜有片刻的犹豫。被痛苦的洪流所袭击,雁夜用尽了精力努力使自己渐渐模糊的意识,得以清醒。

    黑骑士如猛兽一般的气势踢飞了路面的沥青,向Saber推进。他的眼中只有Saber一人,全身聚满了黑色的杀气。

    不用说,Saber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立即重新握起剑进入防御。

    “~~~~~~~~斯!”

    Berserker伴随着紧贴地面的可怕气势.把手中的“武器”向Saber的头顶掷去。

    Saber毫不畏惧用隐形的剑挡住了Berserker的攻击.但是当Saber看清楚那个“武器”的真面目之后,目瞪口呆。

    铁柱——刚才Archer的站立处,被Berserker切断翻滚在地的街灯球的残骸。应该是Berserker向Saber突进的同时随手在脚边捡起的吧。

    把大约两米来长、断裂的铁柱,握在手中,如同握着一支枪一样,Berserker用骇人的威力朝Saber的剑压了过去。但是令人感到吃惊的不是Berserker的臂力,而是所谓的武器不过是一根铁柱而已。

    在风王结界处隐藏的Saber的剑,是宝剑中的宝剑。无与伦比的至高宝具。怎么能够跟在路边随手捡起的铁块之流竞技。

    如果具有可以跟Saber之剑对抗的强度,让人想到的只能是英灵的宝具。可是……

    “什么……呀?”

    Saber咬牙切齿强忍怒火,又觉得十分可疑。

    曾被Berserker握过的铁柱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呈树叶脉络状的黑色条纹在铁柱上缠了一层又一层,如今还在不停地在铁柱上扩散。

    侵食着铁柱。

    红色条纹出现的起点是Berserker的两只手。从被黑色的手部盔甲所握过的地方开始,红色的条纹就像蜘蛛结网一样扩张到铁柱全体。

    那是Berserker的魔力——被杀意和憎恨所浸透,黑骑士的魔力。

    这种魔力以手为媒介浸透了整个铁柱。

    观战的Lancer和Rider也终于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原来如此。那个黑家伙握住的东西,无论是何物,都会变成他的宝具。”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低声赞叹道,英灵的宝具,不仅仅呈现为有形的固定器具。

    有时会根据Servant所具有的“特殊能力”变成各式各样的宝具,这个Berserker就是如此。

    这是令人惊叹的能力,Berserker一股脑地夺取了Archer投放的无数宝具,并自由地驾驭这些宝具。那令人惊愕的技艺,现在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在Berserker抓住那些宝具的瞬间,Archer宝具的支配权也就过度给了黑骑士。

    不仅如此,连平淡无奇的铁柱一旦到了Berserker的手中,也具有和其他宝具相抗衡的强大魔力。与刚才的黄金骑士拥有的众多宝具不同,Berserker拥有的是无穷无尽的宝具。

    二击、三击——Berserker用漂亮的“掷枪绝技”一再紧逼Saber。ber扶着剑柄的左手没有任何力气。此时Lancer的宝具“必灭的黄蔷薇”造成的伤势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