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二十四章愉悦犯的教导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抹除了魔术气息吗?看来他也变得谨慎了,继续查。”言峰绮礼吩咐道。

    “是。”哈桑应了一声,退去。

    “他的目标竟然会是拯救所有人,真是不错的原望,好想杀了他呢。”突然间,言峰绮礼的内心突然有了一种想要杀死卫宫切嗣的想法。

    不过,他觉得,还是把发现Caster的消息告诉老师比较好。

    ……

    向自己的魔术老师,也就是远坂时臣汇报了出去调查的Assassin发现的失踪儿童以及Caster可能的行迹,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Archer。

    “Archer?”

    “虽然东西不多,但是好东西比远坂时臣那里更多,好像也有个不太灵光的徒弟。”大摇大摆地躺在沙发上,喝着言峰绮礼的珍藏酒酿,不得不说,吉尔伽美什真是有够享受的。

    “你到底要做什么。”明明是问句,却被言峰绮礼说的跟陈述句一般自然。

    “看来,无聊又空闲时间太多的人,不止我一个。”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吉尔伽美什自在地说道,虽然远坂时臣很无聊,居然为了区区的根源,就召唤自己,但是,来都来了,吉尔伽美什自然不希望什么收获也没有就回去。

    于是,这一刻,他发现了一个可能的乐趣所在,远坂时臣的弟子——言峰绮礼。

    言峰绮礼,天生有人格缺陷,无法对人们所说的美丽事物感到美丽,对很多大说丑陋的事物难以忘怀。

    绮礼无法安居一个职位,是因为对自己的内心困惑,而试图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道路。他的内心无法和一般人一样,视美好的事物为快乐。绮礼对教会的虔诚也是希望上帝能解答他内心的困惑。为了改变自身的异常,绮礼做了许多的尝试,成为代行者也是其中之一,而他的最后一次尝试,是组建一个家庭。不知是因为只有这个女人可选,还是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才选的,绮礼的妻子是个被病魔所侵蚀,只剩不到几年的性命的女人。

    在1985年前后和克劳蒂亚·奥尔黛西亚结婚。妻子跟他过了两年婚姻生活,育有一女,女儿继承了其母特殊体制的一部分,但没能继承到“魔术回路”。

    在这段婚姻中,绮礼努力爱着妻子,妻子也努力地爱着他,愿意帮助治愈他。可到了最后,绮礼依旧无法透过妻子获得正常人的幸福。对绮礼而言的幸福是妻子的痛苦,妻子越是想要治愈自己,自己就只越想看到妻子的叹息。“能如此理解自己的女人都无法填补自己的缺陷。”这让绮礼更加绝望。

    最后绮礼决定自我了断,但在这之前要尽到作为丈夫的义务,向妻子做最后的告别。

    奥尔黛西亚为了证明绮礼能够爱人,是有存活价值的人,而在他面前自杀。但绮礼却只是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病房。绮礼的内心很难过,但难过的却是没能亲手杀死妻子,享受她的死亡,也因此醒悟到了内心真正的渴求。

    这些是吉尔伽美什因为感兴趣,动用全知全能之星,从言峰绮礼身上看到的,不得不说,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虽然言峰绮礼发现了自己的渴求,可是,却并没有为了追求自己的渴求而付诸行动,而吉尔伽美什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一个完全只为了追求自己内心渴求的言峰绮礼会是怎么样的,那一定很有趣。

    言归正题。

    “无聊?”

    听到吉尔伽美什的话,言峰绮礼自然地反问道。

    “不然为什么以被教会保护的御主身份,跑到外面去。”

    言峰绮礼在看到卫宫切嗣的时候,就跑了出去,可惜,因为卫宫切嗣没有任何行动,直接会宾馆收拾东西,所以,言峰绮礼赶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了。

    “事到如今,才不满签订契约吗?”言峰绮礼答非所问地拿出一瓶红酒。

    “时臣召唤了我,让我可以在现代出现,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我行臣下之礼,我也就只好答应他了,可是,我真没想到他这么无趣。”

    “你对时臣老师的指派有意见吗?”

    “哼,抵达区区根源之涡,竟然打这么无聊的主意。”

    “对于根源的渴望,是每一名魔术师的夙愿,不是让不想干的人谈论的。迈向根源的路程,就像是脱轨到世界的外侧去,对于只对世界内侧有兴趣的我们而言,那只不过是无趣的企图罢了。”

    “原来如此,那你有如何呢,绮礼,你想对圣杯要求什么?”吉尔伽美什喝了一口酒,如此问道。

    “我……并没有什么特别要什么。”言峰绮礼好像有点慌,他感觉在这名最古之王面前,自己毫无秘密可言一般,仿佛一切都被他看透了。

    “我看不是吧,圣杯不是只会召来想得到它的人吗?”吉尔伽美什反驳了言峰绮礼的话,紧追不舍地逼问。

    “应该是这样,这点我也不懂。没有理想和夙愿的我为什么会被选来参战呢?”

    “没有理想和夙愿,那就许个愉悦的愿望吧。”

    “别傻了,什么愉悦,难道你要我染指那罪大恶极的堕落?”

    “罪大恶极?堕落?还真是跳太远了,为什么愉悦就等于罪过?”

    “那是……”言峰绮礼迟疑了。

    “原来如此,做坏事得到的愉悦或许是一种罪恶,可是,人也会因为善行而得到喜悦,那么,认为愉悦本身就是罪恶的理论从何而来?”

    “愉悦不存在于我身上,我寻找不到这样的愿望。”

    “所谓的愉悦,就像是灵魂的形状,并不是有没有,而是懂不懂的问题,绮礼,你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灵魂的模样,这就是你为什么说你不需要愉悦而忽视它的原因……”

    “一名从者还想要开导我?”言峰绮礼立刻打断了吉尔伽美什后面的话,没错了,这个王绝对看穿了自己的一切,这种仿佛全身赤裸的感觉,令言峰绮礼毛骨悚然,一直以来,他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就连自己的父亲都只是认为自己是一名天生圣人,可是,如今,竟然被一个才降临几天的从者看穿了。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