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二十八章小小凛的大大冒险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觉悟吧!破魔之红蔷薇!”迪卢木多呐喊着,将破魔之红蔷薇穿过那本可恶的人皮书。

    那一刻,无数还在行动的水魔在一瞬间化为漫天血水,从天而降。

    “臭小子……臭小子臭小子……”Caster憎恨地念叨着,本来,快要治好贞德了,结果,都怪这小子,居然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可恶!

    “受死吧。”Saber才不管Caster如何怒骂,挥起誓约胜利之剑就要斩杀他,可是,猛烈的血水从地上喷涌而出,阻碍了Saber和Lancer的视野。

    虽然Saber依旧一剑挥了下去,可是,并没有砍到实物的感觉,显然,被Caster跑了。

    “可恶,又被他跑了。”Saber很不甘心,居然又被这个邪魔外道跑了,上次他走后,他杀了那么多孩子,制作出如此海量的水魔,这次回去,还不知道有多少孩子遭殃,她恨自己不能立刻斩杀他。

    “别难过,Saber,你可是骑士王,这么能够放弃,这种邪魔外道迟早会被找到的,而且,他现在可是所有御主英灵的猎物,就这么大的冬木市,相信他躲不了多久。”Lancer安慰道,他也比较不甘,可是,吉尔斯·德·莱斯是以Caster职阶降临,但是,再怎么说他也是跟随圣女贞德征战四方,战无不胜的元帅,战斗意识非常突出,哪怕是面对迪卢木多突然袭击,依旧可以从容地避开要害,只是可惜还是被刺中了人皮书,破了魔术仪式。

    就此,圣杯战争第二天算是过去了,和原著中不同,肯尼斯在第一夜并没有遭遇卫宫切嗣的炸楼袭击,自然也不会找上门和卫宫切嗣决斗,毕竟,卫宫切嗣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依靠现代武器猎杀魔术师的败类魔术师,根本不值得他堂堂色位魔术师亲自找上门。

    之所以带着Lancer过来也是为了令咒而已,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在世人面前露露面。

    圣杯战争第三天。

    虽然有很多人看了直播,想要亲临现场去见识见识传说中的英灵,但是,因为前两次战斗都是突然发生的,加上有人在附近施展了驱人魔术,导致即使有人过来,也被驱人魔术赶走了,导致,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抵达战场。

    但是,这一点都不能妨碍人们的好奇心,一时之间飞往冬木市的机票几乎销售一空。

    而今天,韦伯让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去收集河水,结果,这个白痴直接实体出去,被人一下子认了出来,还相当自得地给请求签名的人签名。

    没办法,闹得最后韦伯只能施展驱人魔术,先把人驱散,然后带走了犹自得意洋洋的征服王,只能说,王妃是真的幸苦了,摊上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从者。

    远坂凛做好了觉悟。

    既然身为魔道世家的继承人,她就注定要走与普通少女不同的道路。

    身边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她所认识的人中最伟大、英俊、温柔的成年人。

    在她看来,父亲时臣已经接近于一个完美的人物了。虽然同龄女孩里面也有不少对父亲抱有憧憬的,但凛相信没有一个女儿能像她这样深爱着自己的父亲。

    长大以后想当歌手,长大了要成为漂亮的新娘。凛的同龄人或许都会怀着这样的心愿,但凛的愿望却不同。

    职业之类只是其次,她最大的愿望,是想要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人物。

    那也就是说,要选择父亲所走的那条道路,选择接受父亲所接受的命运。或者说——将远坂家的魔道之血脉传承下去。

    但这只是愿望,不是想要实现就能实现的。首先,必须得到师父也就是父亲的同意。父亲还没有对凛表露过将来要把家族托付给她的意思,在这点上她有些不安。或许父亲还没有承认自己有成为魔术师的资质。

    但即使如此,她的愿望却不曾变过,所以她为自己所做的觉悟感到骄傲。

    当然,关于如今在冬木市发生的事件凛也远比同学们知道得多。虽然她还不能像父母那样深刻理解,但她已经比街上大部分人知道更多真相。

    包括父亲在内的七名魔术师正在进行战争。

    在夜晚的街道潜伏着致命的怪异威胁。

    因为了解一定真相,凛心里更是添了一层责任感。

    昨天连着今天,朋友琴音都没来上学。

    班主任说她病假在家,但班上的流言却不是这么传的。

    就算凛往她家打电话,对方父母也不愿理会凛。

    如今相继发生在冬木市儿童诱拐事件,无法通过单纯的搜查活动解决。即使报了警,孩子也很难回来了。学校的老师、琴音的亲人和朋友一定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有凛知道。

    琴音一直很信赖凛。无论是被班上男孩欺负的时候,还是图书管理员硬将工作塞给她的时候,凛都会出面帮助她。能够被同学如此信赖与尊敬,对凛来说是一种骄傲。“时刻保持优雅”——每次帮助她都是让凛实行家训的好机会。

    现在。琴音一定也在等着凛去救她。

    其实她可以求助于身为魔术师的父亲,但父亲是“战争”的参加者之一,自从上个月去了深山町之馆后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来过,而母亲也严令不能去打扰父亲。

    就像在说“绝对不能晚上出门”时的口气一样。

    凛一直遵从着父母的话,但是,她不能坐视身陷险境的朋友不管。

    而且——无法入睡的夜晚,以一次为限。

    实际上,那时的凛还只是一知半解,思想还未成熟。

    不知是义务感还是所谓良心的斥责,在不知不觉中,她被带入一个绝不能涉足的领域。而她本人那时却丝毫没有意识到。

    比起结界牢固的远坂邸,从禅城的房间溜出来实在是太轻松了。

    爬出寝室窗户,沿着露台支柱滑至庭中,随后从小门钻出围墙外。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跑了出来,但回来时就不能用同样路线了。要从露台支柱上滑下来简单要爬上去可就麻烦了。

    想到今晚私自外出无法隐瞒,之后父母一定会严厉批评自己时,凛对自己说,自己偷偷溜出来不是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因为自己身为远坂家族的一员,才必须这么做的。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