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四章王之酒宴(三)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除非在它现世的第一刻,用大威力的攻击直接抹消它,否则,一旦离开圣杯束缚,这个世界上很难有人活下来。”此世之恶可不是什么善茬,一旦脱离圣杯束缚,足以毁灭世界,所以,林祁也被抑制力拜托消灭此世之恶,而且,只要这个世界的此世之恶被消灭,那么,其他平行世界的此世之恶就不会出现。

    也就是说,阿赖耶那个家伙把所有平行世界的此世之恶全部统合到这个世界了,这也是为什么林祁说,一旦,此世之恶爆发,无人可以生还的原因,就算是原著中被此世之恶吞了,又被吐出来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这把如果真被吞了,就彻底死了。

    “那还真是一个危险的东西呢。”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点了点头,好像知道此世之恶是多么危险的东西一样。

    “切,居然是如此肮脏的东西,不配收入我的宝库。”Archer不屑地说,本以为这会是什么有趣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如此肮脏,他瞬间失去了兴趣。

    “真遗憾,本来还打算拿到圣杯许愿获得肉体的呢。”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不无遗憾地喝了一口酒,脸上浮现一抹潮红,不知是害羞,还是醉了……

    这真是个出人意料的话语,就连韦伯也“啊”了一声之后,以几近疯狂的口吻喊道。

    “哦哦,你!难道你还想征服这个世界——哇!”

    用弹指迫使Master安静下来之后,Rider耸了耸肩。

    “笨蛋,怎么能靠这辈子征服世界?征服是自己的梦想,只能将这第一步托付圣杯实现。”

    “杂种……居然为了这种无聊事?”

    连Archer都无奈了,但Rider更是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说,就算以魔力出现在现界,可我们说到底也只是Servant,原本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虽然感觉有那么点可笑,但你们真的就满足了吗?”

    “我不满足。我想转生在这个世界,以人类的姿态活下去。”

    “……”

    回想一下——韦伯原本认为不喜欢灵体化、坚持以实体化现身是Rider的怪癖。确实,Servant虽然能像人一样说话、穿着、饮食等等,但其本质也不过和幽灵差不多。

    “为什么……那么想要肉体?”

    “因为这是‘征服’的基础。”

    伊斯坎达尔注视着自己紧握的拳头呢喃道。

    “拥有身体,向天地进发,实行我的征服——那样才是我的王者之道。但现在的我没有身体,这是不行的。没有这个一切也都无法开始。我并不恐惧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必须拥有肉体。”

    Archer仿佛在认真倾听Rider的话语一般,从始至终只是默默地喝着酒。仔细观察后,能发现此时他露出了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奇特表情,用笑来形容的话或许有些牵强,但与之前他一贯的嘲笑表情相比,此时的笑容更包含了一层阴狠。

    “决定了——Rider,我会亲手杀了你。”

    “呵呵,现在还说这种话。你也趁早做好觉悟,不光是圣杯,我还打算把你的宝物库洗劫一空哪。如此的美酒让征服王喝到了,你可真是太大意了。”

    Rider粗狂地大笑起来。

    参加了宴会的Saber在Archer与Rider的对话中一直没能找到插话的余地。这两人谈论的王者之道与她所信奉的相去甚远,所以她与他们根本说不到一起。

    只随自己的意志——

    这不是王应有的想法。以清廉为信念的Saber看来,Archer和Rider不过只是暴君而已。

    “那么,Saber,原本,你将托付于圣杯而现世的愿望又是什么呢?”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适时地转移了话题,到了如今,自己和Archer的现世的原因都已经说出来了,只有Saber和Ruler旁边的那位王还没有说话,但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觉得,好菜还是要留到后面,才会更加有趣,所以,他选择先提问Saber,而不是那和Saber长相极其相似的王者。

    抬起头,骑士王直视着在座各位道。

    “我想要拯救我的故乡。我要改变英国灭亡的命运。”

    Saber毅然说完后,众人沉寂了许久。

    沉默中最先感到疑惑的,却是Saber自身。

    就算她的话充满了气势,但对方也不是轻易会低头的人。就算这话很出人意料,但也是非常容易明白的话语啊。

    清楚明了,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这是她的王者之道。无论是赞美或是反驳,都应该有人立刻提出啊。可是——没有人说话。

    “——我说,骑士王,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征服王终于打破了沉默,不知为何,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你是说要‘改变命运’?也就是要颠覆历史?”

    “是的。无论是多么难以实现的愿望,只要拥有万能的圣杯就一定能实现——”

    Saber骄傲地断言道。到现在为止,Saber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些人间的气氛会如此奇妙——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啊,Saber?我想确认一下……那个英国毁灭应该是你那个时代的事吧,是你统治的时候?”

    “是的!所以我无法原谅自己。”

    Saber闻言,语气更加坚定。

    “所以我很不甘心,想要改变那个结局!因为我才导致了那样的结局……”

    不意间,有人哄然笑了出来。那是种低俗的不顾任何理解的笑声,而这笑声,是从散发着金黄色光辉的Archer口中发出的。

    面对这莫大的屈辱,Saber脸上充满了怒气。她最最珍视的东西竟然被Archer嘲笑。

    “……Archer,有什么好笑的。”

    毫不介意Saber的愤怒,黄金之英灵边笑边断断续续地回答道:

    “——自称是王——被万民称颂——这样的人,居然还会‘不甘心’?哈!这怎能让人不发笑?杰作啊!Saber,你才是最棒的小丑!”

    笑个不停的Archer身边,Rider也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注视着Saber。

    “等等——你先等等骑士王,你难道想要否定自己创造的历史?”

    从未对理想产生过任何怀疑的Saber,此刻自然也不会被他问倒。

    “正是。很吃惊吗?很可笑吗?作为王,我为之献身的国家却毁灭了。我哀悼,又有什么不对?”

    回答她的是Archer的又一阵爆笑。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