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六章王之酒宴(五)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我的出现是因为他。”莉莉转头神情复杂地看着林祁,这个十分霸道,占有欲极强,但,面对她时却很温柔的男人,嗯,虽然施行家法的时候太可怕了。

    “Saber是生前就和阿赖耶签订契约,在临死之前,被阿赖耶大人带进了英灵殿,而我,是由祁拜托阿赖耶大人改变历史轨迹,最后才出现。”

    “Saber,你是女扮男装,当上大不列颠之王的吧。”莉莉有些佩服地看向Saber,换了自己,或许都不一定可以做到像她那样,但是,莉莉并不认同Saber的为王之道。

    “嗯,没错,难道你不是?”Saber迟疑地问,要知道,当初她从小就被当做男孩子养大,拔出石中剑之后,还被梅林嘱咐,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宝具自己女儿身的身份。

    “是的,我不是,祁拜托阿赖耶大人修改的就是这一段历史,我不是被当做男孩子长大的,拔出选王之剑的时候,也是以女子的身份,或许是这样,我走上了和你不同的道路。”说着,莉莉的手中浮现出一柄令Saber十分熟悉的剑,黄金的剑身,各种宝石的镶嵌,华丽而不失威严!

    “王选之剑!”多么熟悉的身姿,多么熟悉的光芒,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柄剑,可是,自从那一战之后,自己再也看不到了,Saber的眼睛突然有些朦胧。

    “我是在骑士们大多老去的时候,和阿赖耶大人签订了契约,进入了英灵殿,然后第一时间,就被祁召唤到了这个世界。”

    “你没有经历那场战斗?”Saber的话语有些梗塞,同人不同命,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嗯,在我的为王期间,大不列颠帝国繁荣昌盛,一直到那个世界发展到和这个世界一样的年代,大不列颠帝国依旧是世界顶尖强国。”

    莉莉点点头,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人生?自己过的如此美好,而Saber却是这样,但是,她不会怜悯她,路是她选择,既然选择了要走,那就一路走到黑。

    毕竟,莉莉也只是被林祁改了一段历史,一段微不足道的历史,却造就了史无前例的永恒之王,完美王。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完美王称号的由来吗?”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感叹着喝着酒,居然真的是同一个王,但是,命运却是不同。

    “没错,在那个世界,世人称吾为完美王。”

    王的气质油然而生,犹如一股春风,沐浴了在场所有人。

    “不错,那么,完美王呦,你的王道是什么?”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了解了莉莉的历史,但是,还没有说到最重要的王道呢。

    “人民不需要一味的引导,一味的拯救,人民需要的是指引,指导人民如何生活才能更好,如何才能更富有;引导人民对国家的爱,促进人民积极性,齐心协力,共同发展国家,这就是我的为王之道。”莉莉如此说道。

    有人说为王之道真的这么简单,不是为王之道太简单,而是你们想的太复杂了。

    单单如同Saber和征服王那样是完全不行的,怎么说呢。

    如Saber般一味的拯救,只会让人民产生一种依赖感,认为只要有王在,那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就会变成一条咸鱼……

    如征服王一味地去引导,只会让人民盲目地跟着征服王的脚步,一旦征服王倒下,人民因为他的引导,人人都想为王,不去想其他更严重关键的事情,怎么才能建立恒久的国度。

    而作为女儿身,莉莉想得更加细腻,她可以考虑到人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然后去指引他们,而不是盲目的引导人民,或是一味的拯救。

    授人以渔,这就是莉莉的做法。

    Saber是一味的授人以鱼;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也是如此,不过,不同的是,Saber只是把鱼给人民,而征服王则是和人民一起吃自己捕到的鱼。

    所以,当Saber倒下之后,大不列颠没有了她去拯救,自然而然就崩溃了;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倒下不久,不会“捕鱼”的马其顿人,直接分崩离析了。

    但是,莉莉的大不列颠帝国却不会,所以,才可以在她离开之后,依旧繁荣昌盛。

    突然,众人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异样,虽然看不见,但肌肤能感觉到非常浓重的杀意。

    偌大的餐厅中浮现出了白色的怪异物体。一个接着又是一个,苍白的容貌如同花儿绽放般出现在中庭。那苍白是冰冷干枯的骨骼的颜色。

    骷髅面具加上黑色的袍子,本来宽敞的餐厅渐渐被这怪异的团体充满……

    Assassin……

    Assassin并不仅仅是当初在远坂邸被杀死的那一人。事实是,参与了这次的圣杯战争的有多名Assassin,但这数量实在多得不正常。他们都戴面具穿黑袍,体格也各有不同。有巨汉,也有消瘦型,有孩子般的矮个子,还有女人的身形。

    “……这是你干的吗?Archer。”

    Archer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

    “谁知道,我不必去弄懂那些杂种的想法。”

    既然动员了这么多Assassin,那就必定不是言峰绮礼一人的命令。想必这是他的老师远坂时臣的意图吧。

    因为时臣对英雄王尽了臣子之礼,Archer也就承认了他这个Master。而时臣的行为却使得Archer对他愈发不满。

    这宴虽然是由Rider发起,但提供酒的是Archer。在这样的酒宴中派出杀手,时臣究竟意欲何为。这等于是在英雄王脸上抹黑,他知道吗?

    “嗯……乱成一团了。”

    眼见敌人渐渐逼近,韦伯发出近乎惨叫的叹息声,赶忙跑到征服王身边瑟瑟发抖,无法理解,这完全超过了圣杯战争的规则限制。

    “怎么回事啊?!Assassin怎么一个接着一个……Servant不是每个职阶只有一人吗?!”

    眼见猎物的狼狈相,Assassin们不禁邪笑道。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以整体为个体的Servant,而其中的个体只是整体的影子而已。”

    言峰绮礼所召唤的Assassin,居然是这种特异的存在。

    “山中老人”——在历代继承着哈桑.萨巴哈这个可怕名号的人们中,只有一人具有变换肉体的能力。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