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98章 情敌太多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吃了晚饭,宗玹昱告辞离开。

    白家其他人,都是欲言又止,心里琢磨着怎么宽慰白九姝。

    白九姝一看这架势,先走为快。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白老太君叹气。

    “娘,你们不用忧心,姝儿没那么脆弱。”白傲沉声说道。

    白老太君沉默。

    白妙和起身,“我去跟姐姐说说话。”

    福了福身,乖巧退下。

    出了正厅,在前往璃婳阁的路上,碰到了之前一起吃饭的客人。

    宗玹昱站在路中央,背对着白妙和。

    白妙和在两米远处行礼,柔声开口,“见过公子。”

    宗玹昱转身,幽深晦暗的眸注视着她,“在下有些话,想问五小姐。”

    白妙和眉眼低垂,并没有正面去看宗玹昱,由始至终,她都没有看清宗玹昱的脸。

    心中疑惑,她并不认识这人,初次见面,就有话问她,也太不礼貌。

    “公子请问。”

    宗玹昱抿唇,目光犀利,“五小姐可认识一个叫做柴染染的姑娘?”

    白妙和轻轻摇头,“不认识。”

    “曾经有个姑娘,与五小姐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跟四小姐一模一样,她接近我,偷了我的东西。”宗玹昱沉声道。

    白妙和怔住,想到了什么,忽然绕开宗玹昱,匆匆离开,“公子认错人了。”

    四姐又闯祸了。

    顶着她的脸去偷东西,简直太过分了。

    宗玹昱目送她远去,相比于白四,这个白五单纯得紧,她的反应说明了一切。

    易容成妹妹的脸去做坏事,也只有白四那种没心没肺的做得出来。

    他比较好奇,若他接近白五,白四会是什么反应。

    白妙和匆匆去了璃婳阁,推门而入,有些生气地瞪着白九姝,“姐!你偷东西了?”

    白九姝莫名其妙,“谁惹你生气了?我偷什么了?”

    “我遇见府里的那个客人了,他说有个长得跟我一样的姑娘,偷了他的东西。”

    “啊?你见到他了?”白九姝紧张,走到门边,脑袋往外看了看,将门关上,目光紧张地打量着白妙和,“他没欺负你吧?”

    白妙和摇头,“没有,我要听你的解释。”

    “妙和,那个玹公子除了说我偷东西,还说了什么?”

    白妙和皱眉,“你不仅偷东西?还做了什么?”

    “没有!”白九姝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以人格担保,我什么都没做。”

    白妙和压根不信,有些生气地走到桌旁坐下,“你偷了人家东西,快还给人家。”

    白九姝心塞,“我偷了人家的心,怎么还?”

    “啊?”白妙和傻了。

    白九姝勾唇一笑,坐到了白妙和身旁,眨巴着勾人的桃花眸,“小妙妙,姐姐我偷了人家的心,难道要以身相许?”

    白妙和语塞了,沉默许久,询问,“那位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九姝眼波流转,勾唇笑得邪肆,“他呀,是个变态,暴力狂,喜欢打女人,他曾经说过,若是找到我,要打断我的腿,将我一辈子囚禁,哪里也去不了。”

    白妙和蹙眉,“这么可怕……爹爹怎么会让这样的人住到我们府上?”

    “因为他长得不像坏人呀,小五,你以后离他远一点,那个人不仅变态,还极度好色。”

    白妙和点头,心有余悸,还好她刚才跑得快。

    “姐,那个人没认出你吧?”

    白九姝心虚,“好像没有吧。”

    “没有就好。”白妙和安心了。

    “……”

    白九姝成功骗过了妹妹,入夜,悄然出府,找儿子去了。

    庆幸没有被跟踪。

    翌日。

    天刚亮,白九姝暗中回了将军府,伪造一夜都在府上的假象。

    温如玉一夜未归,宿在了丞相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带来了温倬言。

    彼时白九姝与家人刚吃完午饭,宗玹昱也在。

    “老爷,我有事与你商议。”温如玉直接忽略了儿女和客人,走向白傲。

    白傲拉着她坐下,“什么事?”

    温如玉神色复杂,“我昨日进宫,没有见到太后,所以去了丞相府。

    我与哥哥商议,想让姝儿嫁给倬言。

    哥哥今日进宫与皇上提了,说姝儿与倬言情投意合,早已经有了嫁娶之意。

    哥哥说,皇上没有给明确的答复,不过也没有很强硬地让姝儿嫁进瑞王府,我想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我把倬言带来了,让他与姝儿走得近一些,迷惑皇上的同时,培养感情,早日把婚事定下。

    就算惹怒了皇上,我们也认了,总不能赔上女儿的一辈子。”

    白傲并没有感到宽心,君臣多年,他很清楚皇帝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当时在御书房,皇上态度很强硬,还说择日赐婚,事情板上钉钉。

    白傲不想打击温如玉,勉强笑笑,“如此,就让姝儿与倬言出去逛逛吧。”

    “我反对!”白九姝出声,“表哥表妹做一家,生出的孩子不是畸形就是傻瓜,嫁给表弟还不如嫁给瑞世子!”

    温如玉不满地嗔了白九姝一眼,“胡说些什么?”

    “没胡说,反正我不嫁表弟!”

    “不嫁也得嫁!”

    白九姝恼火,“我还有没有人权?”

    “没有!”白傲沉声道。

    白九姝心塞,走向温倬言,哥俩好似的勾住温倬言的肩膀,磨牙阴恻恻道,“表弟,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你个死丫头……”白傲瞪眼,“你敢打人,老子揍死你!”

    白九姝掏了掏耳朵,“我好像突发性失聪,什么也没听到。”

    白傲刷的一下站起,怒吼,“来人!把老子的军棍拿来!”

    白九姝撒腿就跑。

    白傲满心无奈,怎么会养出这么个丫头?

    “倬言,快跟上去看看。”温如玉柔声道。

    温倬言拱了拱手,转身跟上白九姝。

    宗玹昱如同一个局外人,无人注意到他,男人俊脸冷漠,心里简直堵得不行,他的情敌不是一般的多。

    ……

    出了将军府,温家的马车等在不远处。

    车帘掀开,一颗脑袋冒了出来,女子约摸十五六岁,眉眼精致,模样俏丽可爱。

    “四哥……”温月白甜甜一唤,跃下了马车,扑进了白九姝怀中。

    她是白九姝的小迷妹,喜欢称呼白九姝四哥。

    白九姝搂着表妹,温香软玉,心情好多了,“小月白,想不想四哥?”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