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266章 记忆混乱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宗玹昱离开了后院,渐渐地感觉到一抹强者的气息靠近,到了前院,那抹气息更加的明显。

    聂家的大门紧闭,阴气肆意。

    鹤阳被挡在聂宅外边,感觉聂家的阴魂阻止他进入,心生怒意,咬破手指,用鲜血在空中画了一个符咒,“镇魂咒!出!”

    整个聂宅开始剧烈的颤抖。

    宗玹昱面色沉了沉,腾空一跃,上了高墙,然后跃下,出了聂家,到了鹤阳跟前。

    见来人是鹤阳,宗玹昱感到意外,他能明显的察觉鹤阳比白天的时候又强大了很多。

    短时间就能变强,应该是那个黑佛搞的鬼。

    鹤阳冷着脸,二话不说,直接攻向宗玹昱。

    他想要杀白九姝,必须也解决了眼前的障碍。

    宗玹昱与鹤阳打斗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看起来势均力敌。

    鹤阳没想到,他都强大了那么多,依旧不能很快战胜宗玹昱,“北疆圣王,果然名不虚传!”

    宗玹昱眸光沉冷,几招下来,对鹤阳的实力已经了然于心,“道长虽然变强了,可毕竟不是脚踏实地得来的修为,根基不稳,力量虚浮。”

    话落,浑身的气势大增,招式比之前更加迅猛快捷。

    鹤阳心惊,他完全没想到宗玹昱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一个普通人,功力如此浑厚,简直不可思议。

    宗玹昱的每一招都是杀招,其实他并不如表面上那么淡定,他现在已经尽了全力,必须速战速决,不然会变得被动。

    忽然的,鹤阳浑身的气势也大增,显然也隐藏了实力。

    他的力量虽然不如宗玹昱那么精纯,但也不可小觑。

    宗玹昱眸中闪过凝重,谨慎对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快午夜了,宗玹昱和鹤阳还在打斗。

    宗玹昱的速度明显慢了。

    鹤阳抓住机会,虚晃一招,掌心一道金光闪过,一掌冲着宗玹昱劈去,厉呵,“千佛压顶!”

    宗玹昱感觉到鹤阳的力量瞬间强了数倍,那力量之强大,压得他喘不过气。

    尽管如此,他也拼尽了全力抵挡,完全是用毅力在支撑。

    鹤阳冷笑一声,他这招千佛压顶,可以让力量段时间内增长数倍,今日宗玹昱定会死在他手中,他倒要看看他能支撑多久。

    宗玹昱感觉周身各处都在遭受挤压,骨头都像是要碎裂了,高大的身躯隐隐开始颤抖,他的内心也开始不安,他若倒下,聂宅内所有人都得死……

    他不能倒下,不能!

    毅力始终支撑着他。

    高大的身躯如同泰山般,不可撼动。

    鹤阳眸中闪过阴郁,又是一掌冲着击向宗玹昱。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风云涌动,聂宅之内,无数阴魂之力侵袭而来,不是攻击鹤阳,而是一股脑的全都注入了宗玹昱体内。

    宗玹昱浑身的力量大增,眸子黑雾弥漫,像是两个黑洞,眼神阴冷得骇人。

    他忽然动了,以诡异的速度攻向鹤阳,五指成抓,直接穿透了鹤阳的胸膛,握住了他的心脏,然后用力一捏……

    鹤阳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宗玹昱,心口的疼痛袭来,他僵硬地低头,望向被宗玹昱手掌刺穿的心脏,艰难地吐出两个字,“主……上……”

    一只黑色的大掌从地面冒了出来,将鹤阳席卷,而后带走。

    宗玹昱望着鹤阳消失的地方,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转身往聂宅去。

    他的背影冷漠孤傲,透着一股阴冷的煞气。

    回到了客房,推门进入的瞬间,所有人都朝着他看来,盯着他如同黑洞般的幽深的眼眸。

    “哥,你的眼睛……”

    宗祐基欲言又止。

    宗玹昱沉默着,走向床榻上的白九姝,坐到床沿,握住了白九姝的手,源源不断地力量顺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注入了白九姝的体内。

    白九姝干涸的丹田开始复苏,力量一点点恢复。

    感觉差不多了,宗玹昱渐渐撤回了自己的力量。

    白九姝的眼皮颤了颤,睁开了眼眸,入眼见到的是一张俊美如妖孽的容颜,男人漆黑幽深的眸子注视着她,他的眼神有点冷,她感觉不到温度。

    “宗玹昱?”

    语气带着几分试探,狐疑。

    “没有失忆?”宗玹昱问,神色晦暗不明。

    她说过,她体内的力量爆发之后,会失去记忆,忘记他。

    白九姝皱了皱眉,坐起身,抬手扶额,感觉有些头疼,目光环顾一圈,“我在哪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宗玹昱怔了下,“这里是聂家鬼宅。”

    “聂家鬼宅?”

    白九姝更加头疼了,眉头紧皱,她记得她去了北疆,变成了柴染染,然后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然后……发生了什么?

    她好像莫名其妙回了京城,然后白家被构陷叛国,牧非离那个贱人背叛了她。

    白家满门抄斩,她与鹤阳打斗在一起,然后……遇见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她修炼玄冥诀,报仇……自杀……重生……

    又在北疆遇见了宗玹昱,然后……她好像忘记自己是柴染染,然后扮作柴染染入了圣王府偷涅槃莲,讨好宗玹昱,然后……不记得了。

    白九姝手用力拍着额头,头痛,这该死的记忆,总是断断续续的,每次失忆过后都会记忆混乱,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望了望满屋子的人,狐疑,怎么家里人都来了聂家鬼宅?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姝儿,你怎么了?”白傲和温如玉焦急上前,面上担忧。

    “我没事,我很好,就是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有一点糊涂。”白九姝笑了笑,不想让家里人担心。

    “忘记了一些事情?忘记了什么?”白傲皱眉询问。

    白九姝想了想,“就是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我记得我好像在北疆,怎么就回京城了?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白九姝问话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紧张。

    白傲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发生了很多事,说来话长。”

    “那老爹你慢慢说,不着急,我听着。”

    白傲无奈,只得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地道来。

    “事情是这样的,你外祖父病重,我带着家眷还朝,然后……我给你定了一桩婚事,你回来知道之后不愿意……“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