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274章 浪漫白四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傅云汐口中发出一声闷哼,被迫屈辱的承受,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

    她的清白,就这样没有了。

    “白九姝!你不是人!”

    白九姝早已经躺到了傅云汐平常小憩的躺椅上,背对着傅云汐,神色悠闲,“本座让你快活,你竟然还骂本座,真是没良心。

    人家裴晔一心一意的待你,清白给了他,你不吃亏的。

    本座让你在死之前,体会一番男女情事,你因该感激本座才对。”

    傅云汐对裴晔无爱,对于她来说,清白给了裴晔,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白九姝闭眼休息,手指微动。

    屋门一下打开。

    撞门的傅家护院,一股脑的全都跌进了屋,哀嚎一片。

    当他们瞥见屋内的情形,全都惊得爬起来夺门而出。

    安国公和安国夫人也看见了屋内的情形,老脸涨得通红,夫妻全都背过了身去。

    傅云汐没想到白九姝这么狠,让她家里人和下人撞见了这不堪的一幕。

    她这回是彻底没脸了。

    白九姝从躺椅上起身,往外去,冲着安国公和安国夫人打招呼,“傅世伯,伯母。”

    傅一良很意外是白九姝,更加意外白九姝的头发竟然白了,皱了皱眉,“听说一位叫做柴染染的姑娘来找云汐,怎么会是白四小姐?”

    白九姝勾唇浅笑,“世伯有所不知,我当初去了北疆,失去了记忆,变成了柴染染,嫁给了圣王做侧妃,与傅云汐小姐有不少恩怨纠葛。

    后来恢复了曾经的记忆,却又忘记了自己是柴染染的事实,又跟傅云汐小姐结下了仇怨。

    这不,这忽然之间,想起了自己是柴染染时候的过往,特地来找傅云汐小姐讨个说法。

    只是我来得不巧呀,傅小姐和裴公子……咳咳,我就只能坐在一旁等,等他们完事之后,我再算账。”

    傅一良自然是不相信白九姝的,偏生还无法责怪她。

    如今皇帝死了,还是被白九姝和圣王给逼死的,最有希望成为新君的瑞世子又是白九姝的准妹夫,在傅一良看来,白九姝完全是不能够得罪的存在。

    就算对白九姝有怒火,他也只能压下。

    “白四小姐,云汐再怎么说都是你大伯母的侄女,还望白四小姐看在你大伯母的面子上,不计前嫌,得饶人处且饶人。”

    白九姝似笑非笑,“傅云汐曾今下毒害本座和圣王的儿子。”

    傅一良面色沉了沉,“那白四小姐的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闲着无聊的时候,来找傅小姐叙叙旧罢了。”

    白九姝轻笑一声,扬长而去。

    本来呢,她是打算弄死傅云汐的,但是现在……她想知道,傅家会怎么做。

    傅云汐清白给了裴晔,按理是要嫁给裴晔的。

    而现在的裴晔,吃了她的药之后,说话不利索,五官扭曲,丑陋不堪,傅云汐肯定会嫌弃,一定不会嫁给裴晔的。

    她还等着这两人闹掰呢。

    一心维护傅云汐的裴晔,被自己喜欢的女人嫌弃,不知道会是何等滋味。

    ……

    离开傅家之后,白九姝就去了圣王府。

    彼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白九姝到圣王府,纯粹是想跟儿子待在一起。

    宗玹昱见她来,还是很高兴的。

    白九姝看见宗玹昱,没给好脸色,“本座去找了你那个红颜知己,欺负了一番。”

    宗玹昱现在对傅云汐是完全无感了,听了白九姝的话只剩下无奈,“以后这种事,不必告诉本王。”

    白九姝挑眉,“哟,不心疼了?你过去不是很怜惜她的吗?还为了她,跑到死亡谷去跟我抢涅槃莲。”

    宗玹昱:……

    一定要坚持不懈的翻旧账吗?很影响心情。

    “本座渴了。”白九姝抱着儿子坐下,悠悠地道。

    宗玹昱故意当做没听到。

    白九姝心塞,加大了声音,“本座渴了。”

    秋棠忙将茶水奉上,“白小姐请喝茶。”

    “我只喝你们王爷倒的茶。”

    秋棠看了宗玹昱一眼,默默退下。

    宗玹昱依旧当做没听见,拿了书本随意翻看。

    白九姝实在是不爽,幽幽开口,“知道我当初去北疆做什么吗?知道柴染染这个名字的由来吗?”

    宗玹昱抬头,还真有些好奇,“你去北疆做什么?为何化名柴染染?”

    白九姝勾唇笑得妩媚,冲着宗玹昱抛了个媚眼,“给我倒茶,我告诉你。”

    宗玹昱放下书本,走向白九姝,给她倒了茶,顺势坐在了她身旁,“说吧。”

    白九姝端起茶亲抿了一口,笑着道,“当年啊,我喜欢武安侯府的牧世子,牧世子是二皇子党派,想要白家支持二皇子,可是我老爹不愿意啊。

    于是乎,我就决定去北疆,打算结交你,然后让你支持二皇子。”

    宗玹昱心里不舒服,弄了半天,她去北疆,竟然是为了牧非离。

    那个时候的她,确实是有心上人的。

    “知道柴染染这个名字的由来吗?”白九姝冲着宗玹昱眨了眨眼,笑得不怀好意。

    宗玹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说。”

    “因为啊……”白九姝故意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本座非常非常喜欢牧非离,本座亲昵地称呼牧非离牧牧,而柴染染三个字呢,下半部分是三个木字,也就是木木木。

    柴染染三个字代表了本座对牧非离的爱慕之情,思恋之意。

    圣王殿下,听完本座的一番解说,你有没有觉得本座是一个很浪漫的人?”

    白九姝笑盈盈地看着宗玹昱。

    宗玹昱整张脸都是黑的,浑身冒寒气,差点淹死在醋海,他再也不想听到“柴染染”三个字。

    他心情不好,白九姝就心情好。

    白九姝笑着,一脸感慨,“当年的本座,少女怀春,这心里惦记一个男人啊,恨不得名字里都带着他……”

    宗玹昱拍桌子暴走。

    再听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掐死她!

    白九姝吐了下舌头,低头逗弄儿子,“小小北,你有没有觉得为娘是一个特别浪漫的人?”

    宗怀朴大眼懵懂,听不懂。

    儿子的小模样太可爱,白九姝忍不住低头,在他肉肉的小脸上亲了下。

    至于被气走的男人,谁在乎啊?

    就是故意气他的!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