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 第49章 拒绝了好像等于自己心虚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拒绝了好像就等于自己心虚、不纯洁似的。

    可是,他能纯洁的起来他还是男人吗?

    而且,她的语气里竟然没有娇羞,又莫名的让他觉得有点心塞——这一点他并不愿意承认。

    “别说你不冷。”苏锦不悦蹙了蹙眉。

    秦朗叹气,点点头:“行!”

    苏锦:“......”差点要气笑。如此勉强的语气这是闹哪样?

    于是,借着这一场大雪,两人又睡到了一个被窝里。

    秦朗一夜几乎都睡不着,矛盾的渴望着、以及纠结着。

    既生怕苏锦熟睡中又贴到自己身上、又内心深处隐隐有那么点儿期盼,结果弄得一夜都没有睡好。

    最终的结果,他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一口气。

    因为苏锦并没有往他身上贴、蹭。

    苏锦其实原本那样真的不是故意的,作为一个单身狗,她一向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可没有抱人形抱枕的习惯。

    之前会那样,还不是因为太冷了啊!

    在寒冷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如今身体养回了几分,气血旺盛了些,既不饿肚子了又有了厚棉被,床底下还塞了火盆,苏锦睡得可老实了,哪里还会往秦朗身上贴?

    这天,又是个放晴的大晴天,到处都是滴滴答答的雪融化的水声,跟下雨似的。

    地上的积雪依然还很厚,看样子今天又是在家待着的一天。

    化雪天可要比下雪天冷多了,苏锦一早便从柴房搬来了许多柴禾,专门挑拣那种很耐烧的碗口粗大的硬木。

    吃过早饭,苏锦正跟秦朗说笑着他在家闷不闷、要不要去找找宋平安啊什么的串串门?秦朗还没答话呢,方氏的大嗓门便在院子里响起来了。

    “你们可真有良心呐!娘摔了一跤躺床上动不得了你们也不说去看看!亏得娘还成天惦记着你们呢,呸!”

    苏锦和秦朗相视,脸色都是一变。

    秦朗猛的起身出去:“娘怎么了?严不严重!”

    苏锦跟在秦朗身后,也有些紧张。婆婆是上了年纪的人,这老人家摔跤的事儿可大可小,一个不慎,说不定以后便瘫痪在床了。

    方氏一脸的看不惯他们装模作样,大大翻了个白眼“切”了一声,没好气道:“你们不会自个去看呐!老娘也就过来这么说一声,你们爱去不去!”

    方氏说毕,嘴里碎碎声骂骂咧咧的转身走了。

    她说的是大方话,爱去不去。可秦朗和苏锦倘若真的不去的话,方氏、柳氏她们不用想也知道会将他们两口子传的有多不堪。

    况且,秦朗和苏锦是真的关心秦老太太,更不可能不去了。

    秦朗偏头看向苏锦。

    苏锦忙道:“我跟你一起去,别忘了我是个大夫!娘她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秦朗心里稍安,冲苏锦笑笑点了点头,然后背对着苏锦屈膝半矮下身:“我背你。”

    “这——”苏锦脸上一热,有些不太好意思。

    “我背你,雪大,别湿了鞋子!”

    苏锦唇角不受控制的翘了翘,眸子亮晶晶的,趴上了他的背:“好吧,那个,你要是觉着累了便放我下来啊!”

    秦朗轻笑,轻轻摇头。

    就她这小身板、就这么点儿路,还能累着他?

    秦朗背上她,稳稳的迈步走出自家篱笆院子,朝着秦家那边走去。

    雪天路滑且湿,方氏虽然比他们先走,但速度并不快,秦朗没多大会儿便超过了她。

    看到苏锦被秦朗背在背上从自己身边走过,方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扭头目光跟着他们俩转,有点傻眼。

    这口狗粮她并不想吃!

    他二人走远了方氏才回过神来,用力朝地上“呸!”了一声,又妒又恨骂道:“不要脸的小贱蹄子,伤风败俗啊!秦朗个窝囊废,叫个狐狸精给骑头上真不是个男人!”

    方氏骂骂咧咧继续走着,又觉得有些不甘,怎么自己的丈夫就从来没这么对过自己呢?

    秦朗背着苏锦进了秦家,瞪大眼睛的何止方氏一个?秦家人也都愣住了。

    柳氏眼底掠过一抹酸溜溜的妒恨,皮笑肉不笑“哟”了一声笑道:“三弟可真会心疼三弟妹!三弟妹真是好福气呀!”

    苏锦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却神补刀的补了一句:“他是生怕我鞋子湿了!”

    柳氏笑容一僵,更酸更堵了。

    秦朗一边小心放下苏锦,一边道:“爹,兄嫂,娘怎么样?”

    秦柱眼中掠过一抹精光,不着痕迹瞟了苏锦一眼,哼道:“还能怎么样?宋五叔来看过了,说是先擦擦药酒,过两天再看看情况!还说了娘得吃点好吃的补补,我说你们俩空手空脚的就这么来了?”

    秦梁也道:“就是!有钱买地,没钱给娘割几斤肉、买几十个鸡蛋补补?我看你们就是小气!”

    “你们娘都那样了,你们还吵什么?还不都给我闭嘴!”秦老爷子心里烦躁喝了两句,向秦朗苏锦叹道:“你们娘在房间里呢,来了就进去看看她吧!”

    正说着,一个十四岁的少女从老两口的房间出来,看了秦朗、苏锦一眼道:“三哥、三嫂,娘叫你们。”

    苏锦差点都忘了秦家还有这么一号人。

    这是老两口的闺女,叫秦芳,长得甚是清秀,就是皮肤显小麦色,不白,过了年便十五岁了。

    因为外祖家的表姐正月里要出嫁,赶着做针线活,而秦芳的针线活格外的好,且与表姐关系不错,所以去了外祖家住了好长一段时间,帮忙做针线,这应该是才回来没几天。

    苏锦便冲秦芳友好笑笑:“阿芳回来了啊!”

    秦芳一愣,似是有些意外这个一向来绷着脸谁也不理的三嫂竟然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回过神来点点头“嗯”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秦芳并不骄纵,但跟三个嫂子的关系都很一般,定要分出个薄厚来,她跟能说会道嘴巴甜的柳氏最好,最厌就是高冷不理人的苏锦。

    但也仅此而已,却绝不会在母亲面前挑唆撺掇什么,更不会故意找苏锦的茬——除非苏锦惹到她了。

    秦朗和苏锦连忙跟着秦芳进了房间,柳氏等也跟着一起进去,秦老太太躺靠在床头,床前燃着烧得旺旺的一个火盆。

    --------------------

    今天63、306、417,么么哒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