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城一梦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微妙的重归于好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是不喜欢我家的生活呢?还是嫌弃我的生活?”多瓦说的平和,但凉依心结未解,淡淡的说,“随你高兴怎么想。”

    天边翩翩起舞的蝴蝶缭绕着树林间,红的,白的,蓝的,煽动翅膀无忧无虑的飞在空中。

    这儿成了这些小家伙们的天堂,花城那块红烟也许是火山爆发后,弥留在原地的,红色的还在流动,无数的阳光流动成了碎片,像星星一样。

    多瓦闲不住,拿来一大块羊排递给凉依,自己开始撕扯着吃起来。

    “才安静不到一会儿,你又来了。”凉依嗔怪他。“那我走,把羊排给我。”多瓦假装离开时,手作要抢羊排的姿势。

    凉依不给,远离他往一边走去,忽然,叶子上的毛毛虫惊得她瞪大了眼睛,就差2,3厘米远,她这羊排就要碰到这个似乎穿了件黑白条纹的毛毛虫了,被它咬到,又痛又痒,还是离它远点好了。

    “嘿,过来我就给你。”凉依把羊排放在面前,问多瓦。多瓦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查看情况,“来来来,还是你跟着它比较容易。”凉依见多瓦把羊排递到毛毛虫面前,它身上的绒毛跟着身体一弯一折的爬到羊排上。

    “啊。”毛骨悚然到吓得凉依赶紧躲到多瓦身后去,坐在一边仔细检查一下羊排上有没有虫子,一边警惕着多瓦。

    “它又不吃肉?”凉依左看右看的提醒多瓦,谁知,多瓦把羊排上的虫子慢慢朝她递过去,吓得凉依赶紧冲出山外,走到大马路上,一辆疾驰的车正好开过,差点与凉依有身体上的摩擦。

    “你他么要死了?”车子开过去,骂声仍回荡在空中。

    凉依惊魂未定的看着被杂草遮掩的山林,多瓦把羊排一扔,走了上来,顺便把凉依手上的羊排扔了,拍了拍手说,“先去吃点东西吧,羊排冷了就别吃了。”

    走到热闹的街上,凉依的目光紧紧的跟着她,欲言又止,“一定是想叫我回去呢。”凉依想。

    “你先回去呗,我一个人在这儿还不被允许吗?”凉依简单的回他。“儿子一个人在家可是会哭的,而且,你的店谁来管?”多瓦说的有理有据,并且单刀直入的说服凉依。

    凉依深深的吸气,连肩膀都耸动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偏偏多瓦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他偏过头,阳光淡淡的照来,却依然看不见他的脸。

    凉依转身离开,多瓦只好摸摸鼻子,死皮赖脸的低头跟着,凉依转身看他,有些说不出的气愤,“我要呆在这儿静一静,可以吗?”

    “凉依,我发现你胆儿越来越肥啊?完全不把我的好当回事是不?”他的脾气忽然上来,看凉依的眼神倒是格外坚定。

    他俩人像是双双站着,定格在原地,谁也不肯多让一步,太阳从凉依后头站到了凉依前头,把凉依整个晒了一圈,影子也不知跑到脚下的哪个方向了,总之,他们之间的空气格外安静,以至于挡了人家的车位,那司机喇叭一响,才惊醒俩个都不让步的人。

    多瓦敏捷的拉着凉依往他的方向走,凉依倚靠着他,像遮荫的大树,拥有柔软的怀抱,多瓦直到把她拉到火车站,凉依默默的没有反抗,他已经对凉依的忍让视作她本来就是这样的理所当然。

    幸好,没有票,要明天才能出发,多瓦在酒店订了房间,一间宽敞的房间,只有他们俩个人?凉依想。

    一天像被拷了手铐,多瓦就是凉依的影子,吃饭的时候被太阳公公照到了前面,没事出门溜达就被太阳公公照到了后面,凉依都没想到多瓦会这么有耐性,跟了她一天。

    回去的路上,凉依心情平复了许多,原来她缺少的一直是多瓦的陪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心里很踏实,什么都不是事儿,她看看多瓦的脸色,好似打翻了水杯,正要拿抹布擦水一样麻烦,却又不算什么事儿一样,这种感觉让他看起来非常乖。

    凉依发现乖这个字很适合多瓦,就像有时候帮狗狗洗澡后拿浴巾抱着它出来,它仍在随意乱动那样好玩。

    可惜,“喂。”一张俊脸面前挥来一双手打在凉依额头上,眼神变得凶巴巴的,另只手把票给了检票员,不理会凉依的朝前走。

    这打扰来的太突然,凉依回头流连忘返,多瓦一直朝前走,再也不肯回头,昨日一天犹如一场梦一样不真实,让凉依心里多了几分凄凉。

    静静的跟着多瓦的脚步是凉依永远追不上的难题,即使他没钱,他的个性也许依然如此。

    火车外的风景瞬闪而过,身边的多瓦接起他奶奶的电话,听到昨晚多小轩哭了一宿,今天也没去上学,脸上就变成了铁青,趴在桌子上只能解释,“昨天跟凉依出门有事,今天回来。”

    多瓦妈也电话来问,“你怎么回事啊?老让人这么担心?”恋爱的味道才尝了一天,就被电话催着,恢复了原来的冷漠感,他们始终不能走进各自的内心,哪怕,只是安安静静的跟着也好,也算迁就,可惜,这始终是个愿望。

    “下次可不能再独自出来了,我都被骂死了,下次自己的锅自己背。”多瓦把手机一拍桌上,把头转向窗外不看凉依,阳光把外面镀了一层温暖的纱,多瓦趴在桌上,一直到火车到达终点。

    终于还是回家了,冷冷清清的样子,即使周围全是陌生人的车上起码都有点温暖的感觉,当然,除了卫生和空气差之外,是凉依受不了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再去那里呆一段时间。”凉依问。满脸的期待多瓦,他却鬼魂一样的从凉依身边走过,自动忽略凉依,出门之前说“等多小轩回来再说。”

    本以为忽视了她的存在,没想到这么快又给她答复,多瓦的脾气,凉依至始至终都没有摸透。

    门外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见,打电话问郁小安店里的情况,郁小安叹一口气,“店里还可以,就是租房远的问题很难着落呀,夏紫琴说要是隔的那么远,每天坐车都要花去好多车费和精力,她说要不然就算了。”能听得出来郁小安语气里透着惋惜。

    “那就算了吧,你要是还喜欢待在原来的地方,我就续租了。”凉依说完没听到郁小安提出异议,就挂了电话。

    狗狗开始对着门口大叫,凉依正坐在客厅里喝茶,抬眼一看,多瓦叫多小轩先进屋,凉依看到外面的天色也已经黑下来了,狗狗围着多小轩转悠个不停。

    屋里的灯只开了一盏,那就是厨房里保姆在灯下做饭,凉依不喜欢那么刺眼的光,果然,这天空黑下来的时候,屋里的视线也暗了下来,她又开了一盏稍微发黄的灯,多瓦边关门边问,“这么暗的客厅,你倒是还能找到茶杯,我很服。”

    凉依回他,“不够亮吗?那其它灯开起来好了。”她轻巧的按灯,眼神淡定从容。

    她端茶杯喝茶的姿势颇有竹林里女侠风范,一口饮,不过,这位女侠听到保姆喊吃饭,就走过去安静的在餐室里待了半小时,上楼进屋时,不开灯。

    她的脑袋有点痛,她脖子后仰,让血液循环一下,都没能消除脑袋的痛苦。

    这个屋子除了门没关,从外面照进来像豁开口子的纸盒,那点光进不了这幽深的黑暗,也许,即使凌旋不出现,她也无法时刻牵动多瓦的心。

    越在乎越迷失自己,却舍不得放手,凉依自问“该怎么办呀?”

    光照在床上暖洋洋的,天空像洗干净的淡蓝色,褪了色一样,凉依发现自己发烧了,她浑身酸疼,昏昏欲睡,困的无法自拔。

    “我好累啊?”皱着眉,看着一脸好奇的进来问“儿子要你去送吗?”的多瓦,发现他来的真是时候。

    “那你好好睡吧”看来用不上她,他只好转身离开,多小轩叫嚷着“爸,你跟妈妈出门要跟我商量商量,我的心脏很小的,你会吓到我。”

    “你个小鬼头,才离开一天就叽叽歪歪,这么大还哭的男孩子,学校就你一个了。”多瓦嗔怪的声音,消失在一声关门声后。

    凉依觉得困到不行,很累的样子,睡了好久,直到听到多瓦的声音,“不会又怀孕了吧?”凉依在被窝里听得脸红。

    她懒洋洋的趴在床上,特别难受,摇摇头说,“不会的,我一定是着凉了,你摸摸我额头,这么烫。”

    显然多瓦有些不相信,带她去了医院也是看肚子的胎儿是不是有了,不过,巧的是,在医院里遇见凌旋。

    “又要生二胎了吗?”她看着多瓦问,冷淡的语气始终对不上她眼神的热烈。

    “没有,就是有点高烧。”多瓦说完,凌旋下意识的抬头看顶上挂着的妇产科门诊,“原来是这样啊,要是生二胎一定要提前说哦,不然,我可是很愧疚的,毕竟,第一胎生的时候,你们还没结婚呢。”

    “呵呵,这很正常,我带她先去买点药,高烧不能拖,不然,容易得大病。”多瓦刚说完,凌旋就露出一个微笑。

    凉依只好伸手拉着多瓦有气无力的说 “是啊,今天都没力气,你陪我去看看。”

    多瓦点头。这可恶的高烧让凉依挂了2小时点滴。

    没过几天,凉依就收到一个陌生人寄来的礼物,打开一看,一朵郁金香静静的躺在刚开封的盒子里。不用想,一定是凌旋。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城一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城一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城一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