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破梦者第九卷 神庙传说 第七百四十一章 天镇卫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张老爷子的伤不碍事儿吧?”

    张长亭老脸一红,心道不在电话里那么夸张,你米教官也未见得会如此干脆的过来,“还好,还好,倒是老朽唐突无礼了。”

    “无妨,张老爷子这里世外桃源,倒是清净的很啊。”

    “家门丑事,老头子我也是无奈,让米同志见笑。坐!”张长亭抬手相邀,吩咐人泡茶。

    “我时间不多,咱们开门见山,昨夜侵入张宅的是哪些人,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实不相瞒,老朽还真的不好随意瞎猜。”张长亭的话有些出乎意料,而且面色也颇为凝重,“我的亲近护卫昨夜为老朽挡刀身亡了,这些人的路数我们还没摸透。”

    教官凝视着对方,显然张老头的话信息量很大,亲近护卫?到现在都没摸清路数?是老头故布迷局还是张家的乱局似乎远超想象?

    “会不会是张金根的人?”

    “张金根打着做正经生意的幌子,成立了一个保安公司,大肆招兵买马、扩充打手,其实私底下被称为神龙会,他自封为神龙信使,声称是九天神龙的弟子,散布一些蛊惑人心的言论,目的就是为了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在家族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虽然张长亭并没有正面回答教官,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捉摸不透,在这个节骨眼上都不忘记把张金根往外推,那刚才为什么就不索性直接指正此人是凶手呢?

    张长亭老奸巨猾,半遮半掩的想要带偏节奏,但教官一时半会儿还吃不准这老家伙会把他朝哪道沟里带,索性先跟着对方走。

    “神龙会?”教官不但表情夸张,内心也真的吃惊,‘血影’还没弄出个眉目,现在又蹦出个神龙会,这张家树大根深,怕是在这藏污纳垢中,不知道有多少丑陋和阴暗的一面,“我在张家集一带也待了些时日,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一个组织。”

    “掩人耳目而已。”张长亭摆摆手,“金根的公司都开在阳山、阳城、霸丘,虽然离着张家集不远,但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他本人就住在张家集,干净的很。”

    “看来张家的底蕴不小,一个张金根在这么多地方都有产业,那么整个张家加起来怕是个庞然大物吧?”

    “米同志这句太大了,这是把人要往死里压呀。”张长亭的表情十分夸张,一副被人扣了大帽子,很是吃不消的样子,“张家宗亲中也就喜根和金根能折腾,到处开公司,其他的都一般般,日子过的殷实一些而已,主要还是托了祖宗的福。”

    “张老谦虚,看来对殷实的标准要求太高,据我所知,光张银根手上的一个矿,每年的产值就不下几千万吧?这也只算殷实?那么恕米某人孤陋,张老眼中的富豪该是怎样一个概念?”

    “呃,呵呵。”张长亭尴尬的一笑,“米同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银根那矿是跟乡里合资搞的,只占很小一些股份,每年看着金山银山,实际上落到他自己的口袋里没几个钱。”

    教官的脸一冷,有意提高了音调,“老鸭山矿业当年搞股份制改造,是公开竞标的不假,除了张银根的山合机械公司,还有另三家参与,最后四家合起来一共拿下了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表面上看着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不是?可另外三家的底细是不是要我在这里细说一番?”

    张长亭的面色一呆,但并未接话。

    “张老既然不爽快,那么叫米某人来有何意义?”

    “米同志不要误会,你看咱俩谈着谈着就跑偏了,其实金根、喜根也好,银根也罢,各干各的生意,我岁数大了,也实在没精力过问,还不如你了解的清楚,刚才咱们谈到哪儿了?你看我这脑子,我想想……哦,对了,是金根的神龙会,对吧?”

    “没错。张老的意思是张金根控制的神龙会势大,已经对整个张家宗族构成了威胁?还是说你怀疑袭击张宅的人就是神龙会的?”

    教官忽然心中雪亮,绕这么一个大圈子,张长亭实际是想把神龙会带出来,顺带不经意的抛出张喜根,把这俩人往死里弄,这比直接说的效果要好,而且非常隐晦,难道他在顾忌身边什么人么?教官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四周站立的几人,觉得事情不但严重,而且复杂了。

    有一个很跳脱的想法蹦了出来,张长亭如此怪异的表现,会不会是昨晚遇袭后又被二次绑架了?眼下行事身不由己,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假设,但不是凭空乱猜。

    因为教官发现,张长亭每每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很飘忽,而周围站着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曾经见过的,也就是说张老身边的人忽然间被换的很彻底,连他的两个孙子都不在场,长孙张志武在医院,但小孙子张志满却不见了,这绝对很不寻常。

    再者,周围这些的人的气场很强大,在老爷子面前也丝毫不知道收敛,没有一丝半点的尊重,这与音频中那个权柄很重、声色俱厉的张家族长全然不符。

    “按道理,身为族长,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随便怀疑子侄和宗亲们,但家门不幸,老朽实在无能为力,这才叨扰米同志……”

    “没有证据,任何人都不能乱来。”教官严肃的打断了张长亭,“米某无意介入你们张家内部事务,公器不能私用,更不是做交易的筹码,可神龙会也好,其他什么会也罢,我都会详细调查清楚,一旦涉嫌违法犯罪,自然要严厉制裁。”

    不待张长亭回应,教官的话锋一转,“张老的人生安全受到了威胁可以向警方报案,甚至可以申请安全庇护,这样躲着不是办法,如无其他事情,米某告辞。”

    “米同志且慢,老朽还有一事相求。”见教官站起了身,张长亭也慌忙起身,四周的大汉忽然也动了,虽然只是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形,便隐隐形成了合围之势,气氛立刻不对头了,教官敏锐的察觉到张长亭刚刚迈出的脚步又很快的缩了回去。

    “张老但说无妨,只要不违反原则,米某愿尽绵薄之力。”

    “老朽活了一把岁数,别无牵挂,烦请米同志帮忙查一查两个孙子的下落并能关照一下,我无意让他们卷入家族争端。昨晚太过匆忙,未能顾及他们,恐怕已落入歹人之手,实在羞愧。”

    教官眯起了眼睛,心里有一股冲上去把老头爆锤一顿的冲动,居然把祸水往自己的亲孙子身上引,这般心狠手辣当真少见,但他此刻不能动怒,更不能在脸上有丝毫的表现,于是强忍怒火,展颜一笑道,“举手之劳,如果有了消息,我该怎么告知你?”

    “万分感谢,呃,还找那个车夫。”

    “告辞!”

    “张振,替老夫送送贵客。”

    一名大汉应声站到教官面前,掏出黑布就把他的眼睛给蒙上了,教官随着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这这处山间小院。

    “你叫张振,莫非也是张家宗亲?”一路上很安静,教官没话找话,但对方不答。

    “你们负责张老爷子安全,在山里的吃喝用度不容易吧?”

    对方非但不答,还伸手猛然推了一把教官。

    教官老实了,安安静静的跟着大汉一路前行,约莫走了不到两里地,大汉拽住了教官,前方传来脚步声,不止一个人,按路程判断应该是到了交接的地方。

    “把他顺原路带回去。”大汉吩咐一声,又推了教官一把,“这人话多,不老实,路上不要理他。”

    大汉交代完,转身离去,而接应的人则把一根树枝塞在教官手里,前面的山路更难走,教官被蒙着眼睛,有个小树枝引导要方便很多,

    “攥紧了,走吧。”

    如此又走了三里多山路,教官忽闻左侧有异响,像蛇蹿草丛一般,速度极快,他连忙凝神防备,一把撕下面罩,旁边看守他的人根本没有反应便闷吭一声栽倒在地,一个黑影从身侧掠过,带出一股劲风,前面引路的另一人才堪堪扭过脑袋,便被这黑影一刀划破了脖颈,鲜血飚起老高。

    一名蒙面男子傲然站立在前方,电光火石之间,此人便连杀两人,狠辣、果决,快的不可思议,教官一头冷汗,如果这家伙刚才的目标是他,还真的不好说能不能躲过这致命一击。

    嗖嗖几声,山路旁的树林里又蹿出几个蒙面人,飞快的将两具尸体抬走,又钻入山林中,留下来的俩人居然跟刚才被杀掉的家伙打扮的一模一样,就像变魔术一般让教官看得目瞪口呆。

    “先生莫要惊慌。”蒙面人开口,声音十分沙哑,就像刚从烟火堆里钻出来的一样,喉咙被烟灰给粘住了,“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现在由他们两个护送先生离开。”

    “你是谁?”

    “傅彤,张家天镇卫。”

    “什么是‘天镇卫’?”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待我将此处安排好再去找先生。”

    “在我面前随意杀人,你就不想给个解释?”

    “在下刚才已经说过,迫不得已,请!”蒙面人性情暴躁,忽然就不耐烦了,他伸手亮出手中的短刀,刀刃上还有殷红的血迹,一股凌厉的杀气直扑面门,饶是教官身经百战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破梦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破梦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破梦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