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娱乐官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是秋声半酒痕 第三十七章 颠沛流离
(读文学 www.rajalagu.com)    我和薛欣妍坐着缆车下了山,期间她的手机一直再响,是她妈妈贵妇人打来的,她通通挂掉了。

    我看着她说:“这样不好吧,今天咱俩就返程了,你妈肯定也是担心你,要不,你给她回一个电话吧。”

    她满面绯红,目光暗淡,像是大好的心情被破坏了一般,我握着她的手说:“咱俩去吃点东西,然后去机场吧。”

    她没有言语,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她迅速接听电话,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不要一直给我打电话了,我这么大人了还能走丢了?你这样真得很烦知道吗。”

    电话挂断了,随后,微信提示音响起,是一条语音消息,薛欣妍点开,贵妇人责怪的声音传来:“女儿啊,妈妈不反对你游山玩水,去国外玩妈妈都不管,但你要跟那个穷小子待在一起,妈妈就很担心了,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趁早回来吧乖女儿,离那小子远点,不学无术的东西,看着他跟你在一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段语音听的特别清晰,我站在一旁心里五味杂陈,我不明白贵妇人为什么如此排斥我,贬低我,挖苦我,但我内心一直都在坚定着,老巫婆,你越是阻止我,妨碍我,算计我,我越不会向你低头。

    薛欣妍紧紧的攥着手机,指关节由于用力过度而变得发白,她全身轻微颤抖着,回复贵妇人说:“你跟踪我?”

    “乖女儿,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妈妈不放心,这不也是为你好吗。”

    “你要是还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就应该尊重我的选择。”

    “你就听妈妈的一次,只要你离开那个浑身是刺的穷小子,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好不好乖女儿”

    “别痴心妄想了,我自己有我自己的人生,由不得别人来左右,小涛是我最爱的人,你休想把我俩拆散。”

    “哎呦,我的乖女儿,你先回家来吧,妈妈都快担心死你了,一切事情回来再谈好不好。”

    我望着薛欣妍,她像竹影一般青涩,单薄,摇曳生姿,站在那里永远都是气质如兰,与众不同,她像是在思考什么,由于贵妇人的万般指责,排斥,恶语相加,薛欣妍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弱者不弱,柔中带刚,她冷冷地回复道:“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说完便把手机关机,塞到那精致的皮包里。

    我两眼温情脉脉地望着她,轻声说:“欣妍,对不起,为了我跟你母亲闹得不可开交,咱俩还是抓紧回去吧,好吗。”

    谁知薛欣妍一改常态,眼神犀利的看着我说:“她越是这样,我越不回去。”

    这时,我见煎饼摊后面,有七八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有点像美国联邦调查局的FBI,他们眼神冰冷,个个都整装待发,随时出击的姿态,我心想,这应该就是贵妇人派来接薛欣妍回去的人。

    我轻声对薛欣妍说:“身后有几个人在盯着咱俩,你别回头,跟着我慢慢向前走。”

    薛欣妍听后惊恐万分,她攥紧我的手,神色慌张的说:“那怎么办。”

    我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先走,找机会甩掉他们。”

    我拉着薛欣妍快步的向前走着,神经高度紧张,薛欣妍粉嫩的脸颊已经变得惨白,身后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那个声音变得越来越急促,最后像是奔跑起来一样。

    我对薛欣妍大喊一声:“跑”

    我俩像是脱了缰的野马,奔跑在人来人往的水泥路中,我一丝也不敢松懈,紧紧的攥着薛欣妍的手,不时的回头查看,那几个壮汉行动异常迅速,距离我俩越来越近,薛欣妍大口喘着粗气,头发凌乱,路过的行人都好奇的看着我俩狂奔,身后的黑衣人穷追不舍。

    有的路人还掏出手机录下这精彩的一幕,大声说:“是不是拍电影呢,太真实了。”

    我无暇顾及,景区出口就在前方,有三五个维持治安的警察在门口检查证件,我对薛欣妍大声说:“前面有警察,咱俩往警察那边跑。”

    我拉着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跑到警察身边,我迅速的回头查看,那几位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民警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说:“跑什么,这又不是健身场所,不知道遵守公共秩序吗?”

    我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手指向身后说:“警,警,警察同志,有,有一群人追我俩。”

    民警同志睁大眼睛,警惕的看着我来的方向说:“人倒是不少,没见到有人往这边跑的,倒是你们俩,像被狼撵了似的。”

    这时薛欣妍也焦急的说:“警察同志,真的有好几个人在追我俩,他们都穿着黑色西装,非常明显的。”

    民警见我俩跑的满面通红,神情紧张,便在桌子上拿出一个本子,写了一会说:“行,我会帮你俩留意,这景区到处都是监控,就算有人追你俩,他们也跑不了。”

    我和薛欣妍听后甚是欢喜,但一想到那贵妇人,我就怒从心头起,这老巫婆真是阴险,为了阻止我跟薛欣妍接触,既然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在这和谐社会中,还想在大街上明抢,她还真敢铤而走险。

    民警又帮我俩登记了一下信息,姓名,住址,身份证等,然后就放我俩出了景区。

    出租车上,薛欣妍一脸憎恨和厌恶的表情,我安慰她说:“欣妍,你消消火,你妈这么做不是冲着你来的,责任在我这边,咱俩先去机场吧。”

    她听后显得有些无助,思忖片刻后,她看着我说:“机场不能去了,包括火车站,客运站,那里都有我妈的眼线,去了肯定会被发现的。”

    出租车司机听见我俩的对话,在后视镜上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看,轻声的问道:“呃,请问二位要到哪里?”

    我和薛欣妍对视一眼,两双眼睛都有些迷茫和不知所措,我心想,本来今天回去,明天就正常上班,看来我那库管的工作是彻底的泡汤了,索性我也不用跟那艳丽少妇请假了。

    既然那贵妇人阴狠诡谲,用尽手段,薛欣妍也正在气头上,万般的不想回去,那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反正是出来游玩的,那就玩个尽兴好了,山东地大物博,风景如画,有很多历代名人的故居,还有很多名声古迹,各种生鲜小吃,美味佳肴数不胜数,索性观摩一番再做决定。

    我对司机大哥说:“师傅,你拉着我俩到曲阜吧,钱不会少给你的。”

    薛欣妍瞪大眼睛看着我说:“你疯了,去那边干什么,你不是还要回去上班吗”

    我摸着她的头发,宠溺的看着她说:“不用为我担心,这么多年咱俩也没再一起好好的玩玩,这次就顺水推舟,玩个尽兴,也让你老妈看看,我王涛不是那种委曲求全,逆来顺受的人。”

    薛欣妍没再言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安慰她说:“等玩够了,我送你回去,我想跟你老妈好好谈谈。”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后又有些担心的说:“你跟她能谈出什么结果,还不是一见面就吵,我看现在这样挺好的,见不到她就不会心烦意乱。”

    司机大哥扭过头来问道:“小伙子,你真得要去曲阜吗,这要是去那边的话虽然不算远,但还有一段距离的,我劝你还不是坐火车或者汽车,打车的话非常不划算的。”

    我听后想着,火车站汽车站都有贵妇人的眼线,肯定不能去,我看了一眼身边异常憔悴的薛欣妍,便狠下心来,看着出租车司机说:“师傅,没关系,我俩就坐出租车去,你这就往那边走吧。”

    出租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两边风景秀丽,条条大河奔流不息,波光粼粼,远山迤逦延绵,层层叠嶂,绿草如茵。

    薛欣妍窝在靠背上熟睡着,满脸的倦容,也难怪,昨晚为了守夜看日出,都没有休息好,看她睡得那么香甜,我也有些困意了,我把薛欣妍抱过来,让她的头枕在我的腿上,我靠在车门上,便打起了盹。

    我又梦见了孙凯,这次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大玻璃窗,而是在一个阴森恐怖的仓库中,仓库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仓库内是各种纸壳箱装的货品,像是服装一类的东西,孙凯浑身血迹斑斑,手里拖着一根短棍,他满脸诡笑,一双冰冷如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而他旁边的椅子上,坐着薛欣妍,她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披头散发,满脸的血渍,空洞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色彩。

    一声炸雷,孙凯嘶吼着说:“王涛,你最爱的女人在我手中,你还拿什么跟我斗,你不是很在意她吗,来呀,救她呀。”

    说完便抡起那短棍砸在薛欣妍的后背上,她痛苦的嘶喊着,挣扎着,无助的神情透着万般悲凉。

    我见状,瞬间雷霆大怒,双目喷火,可是我的脚像是被钉在地面上一般,无法迈出一步,我更是愤怒无比,恨不得把这条双腿锯断,我声嘶力竭的喊道:“孙凯,你要是是个男人的话,就冲我来,放开欣妍,别拿欣妍威胁我。”

    孙凯听后,爆发出一阵刺耳的诡笑声,随后他阴冷的看着我说:“王涛,你是我人生路上的绊脚石,没人任何人能阻止我成功,包括你最爱的人。”

    说完,孙凯和薛欣妍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我大喊大叫,身体来回扭曲着,想要挣开固定自己的枷锁,但没用,他俩的身影已经像空气一般飘散的无影无踪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这冰冷的仓库中,我抱头痛哭,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大声呼喊着:孙凯,你把欣妍还给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同意,只要你把她还给我,孙凯,孙凯….

    一阵剧烈的摇晃,我醒了过来,薛欣妍一脸担心的表情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努力睁大眼睛,在辨认这个脸庞的真假。

    “小涛,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又梦见孙凯了吗?”

    是她的声音,我回到现实中来了,我的双腿塞到副驾驶的座位下面去了,双手抱着头,眼神有些麻木的看着薛欣妍,片刻后,我已彻底清醒过来,便把她楼进怀中,摸着她的头发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孙凯,而且都是不太好的画面。”

    薛欣妍轻声说:“是不是想他了,要不去他那边看看他吧,你倆也好久没见了。”

    我安慰她说:“我平时不怎么想他,单单这两天出来游玩,每次都能梦见他,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聊聊吧。”

    出租车司机说:“小伙子,看来你刚才做的梦很吓人呀,大呼小叫的,把我都吓了一跳。”

    我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啊师傅,我平时不怎么做噩梦的,对了,还有多久到曲阜。”

    “快了,再有个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曲阜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疏朗,满眼的新奇,与自己的小城相比,这座城市有一种深深的厚重感,虽然新旧建筑之间对比明显,但这里的文化气息,都能在古韵十足的建筑上,公路中间的提示牌上,公园墙角的花坛上体现出来,孔子的故乡果然名不虚传,中庸之道,儒家风范,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这些儒家思想的核心,至今还是我们遵从学习的标榜。

    天色渐晚,但光线还很充足,我拉着薛欣妍漫步在曲阜的大街上,路边高耸入云的办公楼威严伫立,相邻的一幢幢大楼依次蔓延,干净整洁的人行道上,有几片落叶躺在那里,仿佛我俩真的走向那中庸之道一般,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我兴奋的对薛欣妍说:“这里可真美,又干净又气派。”

    薛欣妍神情有些憔悴,但还是笑着说:“文化发源地当然气派了,这里也是著名的旅游城市。”

    我看着她疲惫的神情,自打从泰山下来,就一直没有吃饭,休息的又不好,满脸的倦容挂在脸庞,忙心疼的说:“走,我带你吃饭去。”

    我俩走到一个破旧医院的门口,医院对面有一家羊肉泡粥,我眼神冒光,征询她的意见,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我便拉着她走进这家店。

    店里顾客不多,60多平的小店面积不大,但装修的却古韵古香,红木吧台的背景墙上,印着一句孔子的励志名言:芝兰生于幽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

    我莫名的对这坐城市产生了无限好感,孔子故里,东方的耶路撒冷,这座旅游城市被历史文化所熏陶,连街头的店铺都装扮的有儒风气质。

    服务员拿着菜单,一脸微笑的走了过来,我看了一眼说:“来两碗羊肉泡粥。”

    然后又盯着菜单看了一会,这家店的菜品完全代表了山东曲阜的特色,六艺冷菜,孔府八珍,曲阜香酥煎饼,干炸刀鱼,神仙鸭子,孔府一品锅等等。

    薛欣妍看着我说:“两碗泡粥就好,别点多了。”

    我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她便转身走掉了。

    我一脸愧疚的对薛欣妍说:“欣妍,自从咱俩爬泰山到现在,你竟跟着我颠沛流离了,都没吃上一顿好饭。”

    薛欣妍有气无力的说:“即使是这样,我也要跟你待在一起,我不后悔。”

    她掏出手机,开机,点开微信,只听那提示音响了好一阵子才消停,薛欣妍皱着眉头,盯着手机屏幕,全部都是贵妇人发来的语音留言,她随便点开一条听着,手机传来贵妇人那焦急沙哑的声音:“欣妍呀,你不要怪妈妈,我都是为了你好,你跟那个穷小子能得到什么,他是觊觎咱们家的财产,才跟你交往的,我死也不会给他一分钱,趁早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倒是你,我的乖女儿,妈妈有再多的钱,也都是留给你的,你要听妈妈的话呀,你杜哥哥,杜宸宇,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打江山,心地善良才华出众,你要是跟他交往妈妈一百个同意,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婚姻大事,你跟那小子在外面鬼混,咱们家大业大的你置之不顾,你把妈妈放在什么位置了呀。”

    那贵妇人说话急促,语音留言足足有一分钟,她带着哭腔,像是当年在小城里,跪地请求欣妍原谅的语气一样,软硬兼施,完全是一副资本家的派头,就是为了把我驱赶出她的视线。

    我听完这句留言,心如刀割,紧紧地攥紧拳头,我何时曾想贪图她一分钱财,早在那老巫婆还没出现时,我就跟欣妍情投意合,两厢情愿,她凭什么从天而降,夺人所爱。

    薛欣妍见我情绪起伏很大,满脸的愤恨和不屈,忙把手机关机塞进包中,握着我的手轻声说:“小涛,不管我妈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钱才跟我交往的,我妈的本性就是猜忌和多疑,还有杜宸宇,我只把他当成哥哥,并没有同他交往的意思,你能理解我吗。”

    我听后大受感动,心里像被刀剜了一般疼痛,我有些哽咽的说:“欣妍,你要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安定的生活,我不会让你妈一直看不起的。”

    片刻后,服务员端上来两碗羊肉泡粥,热气腾腾,香味扑鼻,这种羊肉泡粥好像很受当地人的欢迎,我见邻桌的几位食客也都点了这个,一脸沉醉的喝着。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是将顿好的羊肉和羊肝切成薄片,然后在上面撒上煮熟的米粥,吃的时候用肉泡粥,粥里留着肉香,肉里又有粥的清淡,完全没有一丝膻味,吃的特别可口。

    薛欣妍大口大口的吃着,把整整一大碗的肉粥都吃光了,吃完我俩相互嘲笑着对方的糗态。

    我心想,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越努力越幸运,不管未来有多大的坎坷羁绊,我都不会轻易放手,特别是坐在我面前的甜美女孩,贵妇人,咱们来日方长。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是秋声半酒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是秋声半酒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是秋声半酒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